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那个“被遗忘的人”。

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参选名单出来了,温情、文艺,类型不一。(详情请点击:第9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参选名单

不出意外,里面有统治了全球票房的热门选手《寻梦环游记》,也有口碑加持的油画型选手《至爱梵高》。

相对地,一部画风诡谲的西班牙影片,在热闹的名单中遭遇了冷清,目前在豆瓣只有611个评价。

它就是——

《被遗忘的孩子》(2015)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从海报上看,末日感充斥了有限的画幅边界,黎明被血腥之海压着。影片的主人公鸟孩倒在血泊之中,而一棵树从他的体内破出。

说它是一则黑暗童话,不过分。

毕竟,早期的童话也不存在那些甜美的希望。

这部充满了反叛、时时挑战你的接受极限的动画影片,是第31届西班牙戈雅奖最佳动画片。在画风和剧情上,走的都是异于大团圆结局的设定。

不得不提的是,它其实是《鸟男孩》(2010)的续集,就是那部获得了第26届戈雅奖最佳动画短片的作品。

豆瓣上只有189个评价。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导演阿尔韦托•巴斯克斯,可以说是位作者导演。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除了《鸟男孩》《被遗忘的孩子》,他的另一部作品《布景》(2016)获得了第31届戈雅奖最佳动画短片的殊荣,并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在全球各大电影节狂揽四十余奖项。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布景》 

不论是《布景》,还是《鸟男孩》系列,我们可以看到阿尔韦托浓烈的作者色彩:存在主义式的暗黑童话创作者,关注社会,笔下往往以异化的小人物(nobody)为线索,揭示老生常谈却触目惊心的现实。

这次的《被遗忘的孩子》也不例外。

影片一开头,便为我们展示了一个无处可逃的局面:一座充斥着恐怖污染的小岛,到处是废弃的重金属垃圾与异化的动物。大家神情怏怏,给人脆弱的、快要坚持不下去的薄暮感。

这是一个毫无希望的故事。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曾经,岛上一度是繁荣而富足的,充满了阳光、雨水和微风的气息。快速发展的工业为他们带来了巨额财富。

而一夜之间,全部变了。成也工业,败也工业。

没有预兆的生态灾难,给这座小岛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从此小岛寸草不生,毒气弥漫,他们在这里性情暴躁或绝望地生活着,也在等待遥遥无期的死亡。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之所以说他们是“被遗忘的孩子“,是因为这还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它孤零零地伫立在海中,代表着“另一种世界”——在这里,希望是被摧毁的,人们通过暴力的“丛林法则”苟且偷生,以强欺弱,以暴制暴。

那么,就没有渴望摆脱小岛的人吗?

有。

一群尚未被异化的、对文明留有期待的孩子。

小老鼠丁奇,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在那场灾难中失去了父亲。母亲改嫁后,她得到了一个严厉强势的新父亲。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那个父亲,一面怒斥“我们只想和别人一样,做个正常的家庭”,一面对这个小家庭有着病态的控制欲。在这种高压管束之下,丁奇郁郁寡欢,患上了对镇静剂的依赖。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在日记里,她倾诉了苦恼:“亲爱的日记,我讨厌他们,我受不了了。他们以为他们什么都了解,可他们不了解我。”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学校,也不是善良的庇护所,充满了岛屿的法则——欺凌。

另一个小主人公小猪,此前便辍学当了渔民,却因为那场灾难,海里的鱼已经死绝。他钓上来的,都是惨不忍睹的重金属垃圾。

无论如何,小猪不想让病床上的母亲知道自己从事渔民的工作,以免她担心。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第三个主人公,就是我们的鸟孩。他最特别,也寄予了导演最强烈的隐喻。

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身为鸟,却飞不起来;身为孩子,却失去了父亲。

鸟孩的父亲,是被当年的警察射暴力杀死的。

尽管屡屡受挫、头破血流,不会说话的鸟孩始终没有放弃逃离的念头。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是的,被社会遗弃的孩子们,他们的未来在垃圾堆里——除非出逃。

在这之前,他们必须要打破自己心中的桎梏。

对丁奇来说,让她最害怕的事,是被困在这里。

而她软弱、被动,下不了决心。家里那位暴烈丁养父与无能的、只会唉声叹气附和的母亲,都是她的软肋。

小猪的储蓄罐一直是鼓励他离开的:

发牌的是命运,打牌的是我们自己。”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但是,对小猪来说,母亲已经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了。他无法放下她。

影片的巧妙之处就在于,一支可怖的黑蜘蛛取代了母亲的身份意识,与其说它是一只具体的蜘蛛,不如说它是导演又一个精心设计的隐喻。

当黑蜘蛛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只有我”时,母亲的身份已经被取消,黑蜘蛛暗示着小猪心中那份无法打破的枷锁。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它正是小猪无法逃离的理由。只有杀死心中的软弱,小猪才能迈出离开的第一步。

我们最特殊的主人公,是鸟孩。

不属于这座岛屿的任何人,从开始到影片结束,他始终都是一个人在练习离开。

多么荒谬,岛上唯一有翅膀的他,却无法逃脱被囚禁的牢笼。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因为命运的共怜,丁奇、小猪他们下定决心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买了船,只差行动了。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这些孩子,最后成功逃离了吗?

在这里,我不想告诉你结局,因为“逃走”有时候是一个悖论——当你以为已经摆脱,发现心中的枷锁依然紧紧地拴住着你。

这是一个无望的循环。

“警察”同样被设置成了隐喻,是影片非常有意思的一面。

作为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警察的作用是保护社会秩序。而在这个失效的岛屿上,滥用职权、为非作歹的警察们会随意射杀他们觉得危险的任何东西。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十年前,一个青涩的、善良的警察在前辈的“教育”下,射杀了鸟孩的父亲。

“你现在是真正的警员了。”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十年后,另一个同样青涩的、善良的警察在他的“教育”下,射杀了鸟孩。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警察不再是维系社会安定的那一部分,而是变成了暴力的一环,变成了异化的同谋者、亲历者。

再看画风。

影片全程营造的都是那种奇异的、血腥的氛围,加重影片的阴郁与绝望。比如鸟孩与阴影相逢的画面,墙壁上猩红的影子是张牙舞爪的,令人害怕的。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这个被遗忘的孩子被异化后,体内会生出一棵高耸的树。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而“被遗忘的孩子”主题,直接由被伤害的、被遗忘的那群弃民交代出口。

“我们是被遗忘的孩子。”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我们是孤儿。”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我们的未来在垃圾堆里。”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在存在主义看来,人的本质先于存在。

萨特指出,人是被“抛”到这个世上来的,是一张自由选择的白纸,本质靠我们自己去获得。

“被遗忘的孩子”也是被抛到这座岛上的,存在是一件偶然的事,但他们没有自由——正是因为,他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未来。丁奇他们选择了逃离小岛,但更多这样被毁灭的人,却是逃不出的。

他们失去了过去,也不可能有未来。

被遗忘的人,是无法选择自己命运的人。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因此,影片的基调是沉重的、刻不容缓却无法改变的。在这里,故事情节让位于思考。影片不仅仅是讲述了一个无望的故事,更在于向我们展示这群被困着的人是如何陷入无望及“出逃”的可能性。

还有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那个“被遗忘的人”。

无法与心中的欲念抗争,无法遵循自己的内心,或忽然陷入一场毁灭性的事故……你不知道自己的承受极限到底在哪里,更准确地说——

孤注一掷的努力,并不意味能换取等价的自由。

已经不是“丧”能解释了。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那种明媚的丧,在阿尔韦托极致的西班牙色调中是不会出现的。“虽然很丧但也要努力啊”,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会表达的意思。《被遗忘的孩子》不预设这种判断。

如果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不是《COCO》,那么可能就是它了

那,只能妥协了吗?

虽然鸟孩之死很残酷,但影片依然设了一个没有完全放弃希望的开放式结尾。你的希望有多大,边界就有多大。

你喜欢这部动画吗?在你心中,哪部动画长片能够问鼎奥斯卡?欢迎留言与小趴分享。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xiaopa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