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最近,一部尚未上映全片的国产定格动画电影获得了极大关注。尤其在妇女节期间,这部影片可以说是非常应景。

最近,一部尚未上映全片的国产定格动画电影获得了极大关注。尤其在妇女节期间,这部影片可以说是非常应景。

如果你是动画领域的从业者,前几天你很可能已经在朋友圈见过这张海报,甚至已经被刷屏——

女他

S he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影片的名字已经很明显地告诉我们:这是一部和女性主义有关的电影

实际上,《女他》的10分钟Demo此前已经入围了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和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鞋怪形象之一「烟鬼」更是曾入选中国北京文化创意博览会并获得优秀设计奖。

学术趴第一时间拿到了《女他》的电影预告片。怪诞的风格,精致却狂野的造型,会立刻抓住你的眼睛。

以下,奉上预告片视频——

《女他》预告片

《女他》讲述了一个鞋子怪物的世界。

在这里,男鞋怪物是金属和钢铁的化身,他们的眼睛是金属灯泡,鞋口长满了各种钢铁管道——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女鞋怪物是植物和自然的化身,她们的眼睛是各类花朵,鞋口生长出各类绿植和藤蔓。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而预告片的段落,正是表现了女性鞋怪躲进男鞋的情景。

女主角化身成鞋版的「花木兰」,伪装成男性,进入男权社会。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学术趴为大家奉上导演周圣崴的创意自述,以及学术趴的超详细专访。下面的文字,将带你走进《女他》的怪奇世界。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周圣崴

周圣崴,1991年2月出生于湖南,本科和研究生均毕业于北京大学,本科专业是影视编导,研究生是戏剧与影视学方向。本科期间拍摄过多部短片作品,获得包括全球华语大学生影视奖、上海国际电影节国际短片竞赛单元最佳创意奖等多项荣誉,同时短片作品两次入围ISFVF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学生作品展。

整个片子的创意和故事来源于我的妈妈。

上小学的时候我的妈妈总是早出晚归,经常是夜里很晚回来,我能在被窝里听到厕所传来的呕吐声,闻到刺鼻的酒气,那个时候就知道她肯定又加班了。

有一次写作文我写了一篇「马不停蹄的妈妈」,文中我开玩笑地说我的妈妈是一个男人,像一匹马一样从没停过。我妈看了那篇文章后给我的反应让我惊慌失措,她一句话也没说哭了好久,那天我才觉得原来我妈还是一个女人呐。

因为从小就很喜欢看电影和动画,当时心里就萌生出一个想法,有机会一定要为她拍一部电影,只是那时还没想好讲什么,只是觉得应该大致会说一个像男人一样的妈妈这样的故事。

考上北大后,大一那年在戴锦华老师的课上第一次听到「当代花木兰」这个概念,突然想到我可以为我妈拍一个现代版花木兰的故事,只不过原来的花木兰故事讲述的是代父从军荣归故里,而我这个故事因为结合了我自身的经历和情感,所以决定讲述一个母亲为了子女变为男人最终又回到女人身份的复仇故事

为此,我搭建了一个鞋子怪物的世界。在这个世界观当中,因为害怕女鞋怪物体内蕴藏的植物原力,男鞋统治者将所有女鞋怪物囚禁在生育监狱里,不允许她们工作。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表面萌萌哒,内里恐怖压抑的女鞋生育监狱

故事中,新生的女鞋宝宝要被立即执行变性的手术,变为男鞋后才能进入这个性别不平等的世界里正常工作。而作为生育工具的女鞋怪物一旦无法再孕育新的鞋子,将被立即执行死刑。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手术过程:把齿轮安插入植物的根系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手术过程:摘取花瓣眼睛安装灯泡眼睛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手术过程:钟盘蛞蝓催熟成年体男鞋

与原来的花木兰故事不同的是,《女他》的故事更侧重表现女人在变装之后内心的痛苦、挣扎和最后的觉醒过程。原始的花木兰故事里,花木兰作为男人形象被人歌颂,而我希望在《女他》的故事里,花木兰是作为女人,而且她不需要成为英雄,她只要做她自己就好。

立意定好后,接下来就是选择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法来拍这个故事了。真人电影是肯定不合适的,因为没有那么多钱,二维或者三维动画我又不会,而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动手制作各类手工艺品和道具模型,加上我又一直很喜欢定格动画,于是决定以定格动画的方式来拍。

当时也没有想到会拍六年这么久,以致于毕业后小伙伴们重新聚到一起时,都不敢相信以前的同学都有了娃了,我还在拍这个定格动画。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用定格动画的方式制作场景和角色

为什么不用人偶模型,而用鞋子和其他各种怪异造型的怪物们来拍呢?主要是因为不想走常规的人偶定格动画路线,觉得既然都选择了定格动画媒介,就应该彻彻底底地表现材质和物品本身的魅力。

定格动画区别于其他动画最大的特征就是所有画面元素都是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的材料,定格动画师就像一个魔法师一样,能够赋予现实生活中的冷冰冰的死物以生命力,这和三维或者二维动画里纯粹凭空创造形象有很大的区别。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赋予现实生活中的冷冰冰的死物以生命力

如果在定格动画里看到一个会动的鞋子或者瓶子,和三维动画里建模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鞋子或者瓶子,在质感和心理感受上是会有很大区别的。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数字技术发展到今天这个完全能够以假乱真的地步了,还是有很多导演和美术师选择用实拍和手工模型的方式拍科幻片的原因。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精心加工场景

因此,我决定以日常生活中出现的各类物品,加以重新设计,创造出一个完全属于我们熟悉的那些物品却又有点陌生化感觉的日常垃圾怪物世界。其中鞋子怪物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与此同时还有香水瓶螃蟹、手套卫兵、羽绒服监狱、晒衣夹苍蝇等等其他怪兽场景。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角色大老怪的眼睛与嘴巴形象制作过程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是大量的道具和场景制作素材我可以直接用生活垃圾制作,节省成本的同时还很环保,在制作道具和场景的这一年时间里,我积累了无数个快递盒、搬家用的纸箱子、毕业时大家不要的衣服裤子鞋子袜子、聚餐时的酒瓶和瓶盖、女生用完了的香水瓶各类化妆瓶等等。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场景的塑造使用了许多回收的生活垃圾

每每看到这些垃圾被重新塑造成一个个怪奇的小怪兽和魔幻场景时,就很有自豪感,觉得自己重新赋予了他们生命,感觉自己像一个可怕又迷人的卡里加里博士……(自恋一秒)

拍摄阶段遇到了无数艰难险阻,因为热爱手工和特别想说出这个故事,还是坚持下来了。记得最痛苦的是夏天不能开工作室的空调和电扇,因为空调和电扇风会影响一些很细微的场景部件运动,而定格动画拍摄最大忌就是物体不小心动了一下,哪怕是一毫米的错误运动,反映在连续画面里都会特别明显。所以夏天最热的时候经常是全裸工作……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为场景上色

以下为独家深度专访内容——

记者:野草

受访:周圣崴

野草:《女他》的立意带有非常明显的女性主义色彩。你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的女性地位,以及女性主义?你曽说戴锦华老师给过你一些触动,实际上戴老师应是在国内最先明确提出女性主义概念并称自己为女性主义者的人。戴老师的课对你的影响深吗?

周圣崴:哈哈哈怎么看待中国的女性地位这是个大命题。我只能从身边一些我熟悉的朋友亲人她们的经历中去粗浅地管窥这个话题。

比如说我妈,还有我妈的一些女同事们,她们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和努力才能在职场、商界或者政界上被认可,我印象中我妈最拼的时候是她和工地里的很多男人们去挡一次大雨带来的塌方,真的难以想象一个女人瘦弱的身体是怎么扛过来这些体力活的。

再比如说我的闺蜜们,她们毕业的时候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就是很多单位因为女人怀孕的时候会有产假而拒绝接受未婚未孕的单身女生。

还比如我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性朋友,她去美国的时候签证被拒绝了,理由是在国内是自由职业且单身,签证官怀疑她有想嫁到美国拿绿卡的动机,但同样的情况,我当时拿签证就很顺利,签证官并没有怀疑我要去美国娶一个媳妇拿绿卡。

很多生活中朋友们经历的事情让我觉得即便当下大家已经把妇女节作为女王节来「尊称」了,但女性从整体上来看还是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女性的强势地位好像只是大众媒介制造出来的一种消费借口,而不是从现实意义上真的男女平等了,基于此我才构建出了一个以鞋子怪物作隐喻的男女不平等的怪奇世界。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不允许女鞋工作的男鞋怪物烟厂

另外,我觉得大家在探讨女性主义的时候很容易认为女性主义就是女人争取平权之类的,但实际上我个人觉得女性主义所针对的对象还有男人。比如我身边有的男性同胞经历过那种被污蔑为性骚扰的事件,因为一些利益纠葛没法实现,女方会以莫须有的性骚扰罪名强加于男方,这时因为大众眼里男人在性上总是处于强势的这种刻板印象,而导致男方百口莫辩。这时,我个人认为处于弱势一方的男性,也是一种需要被考虑进去的女性主义。换句话说,我个人认为女性主义不局限于具体的性别,它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对权力关系中处于弱势一方的人文关怀。

我记得当时上戴锦华老师的课深受启发,《女他》最开始的片名《花木兰》直接来源于戴老师在课上论述的「当代花木兰困境」。后来我把女他之前拍摄的一部分素材剪辑出来的10分钟小样拿给她看时,她说非常惊艳,想象力很丰富。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著名的学者戴锦华老师

她真的影响了无数人

野草:既然《女他》的创作灵感来自你的母亲,那么影片(或至少是片段)你给你的母亲看过吗?她如何评价你这样的一次创作?

周圣崴:我妈看过之前的10分钟小样。那是在第十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上,女他的10分钟小样在媒体推介会上第一次和大家见面,我妈当时在台下,她很清楚我的片子是为她拍的,但是我当时特别困惑,因为我观察到貌似她好像看完没啥反应一脸平淡。我以为是我没有打动到她,也一直没问,后来才知道原来我妈是怕给我压力,压制住了内心的情感,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她对这个作品本身的评价是觉得很独特,同时对片中那个为了女儿不惜一切代价牺牲一切的母亲形象既有一些感同身受,也会有所反思,牺牲一切为了别人,自我是不是会找不到,所以我在片尾设计了一处情节,老年的高跟鞋妈妈在镜子里看到年轻的自己,她对镜默默哭泣,为女儿活了一辈子,虽然挣脱了男性的束缚,却从没有挣脱母亲这个身份的束缚,从没有为自己活过。也许在西方社会会有像《时时刻刻》里朱利安摩尔饰演的那位抛弃一切什么责任都不顾纯粹为了自由的母亲形象,但是在中国社会里可能很少有。所以后来我也会对我妈说多想着自己,少想点我,多为自己活一点。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女他》的故事中,生育监狱门打开后

女鞋怪物大口喘气

野草:定格动画,你此前接触得多吗?是否有对你影响比较大的定格动画作者?从《女他》已经公开的片段来看,我们会很自然地想起史云梅耶,你是否喜欢他的作品?

周圣崴:我几乎是从小就开始玩定格动画了,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用家庭DV拍了一部定格动画短片叫《臭鸡蛋历险记》,讲述了一个变质的鸡蛋被主人丢进垃圾桶后,想联合所有被主人丢弃的垃圾和冷落过没怎么用过的日常物品一起,趁主人还没彻底把他们送进垃圾站而出逃的故事。拍摄过程很简陋也很简单,直接按一下DV录制键盘,再取消,调整角色动作后再重复这种行为,DV带在回放时就自动把之前停机再拍的影像连成一个完整动态画面。当时非常有成就感,感觉自己赋予了这些死物以生命。

大一的时候我和槃槃姐还有小湘共同制作了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定格动画短片《饼干》,用很多饼干拍了一个寓言故事,当时觉得特别有趣,拍完还可以顺便搞一个野餐把所有道具都吃掉,这个时候我已经在构思《女他》的世界观了。

后来大二的时候《女他》故事大纲出来了,但觉得自己需要先拍点什么练练手,于是拍了定格动画结合真人表演的短片《变形记》,短片里有很多红色的丝线,是很简陋地用PS一张张P上去的,还有很多会动的办公室纸张,这些拍摄经历帮助我积累了一些定格动画拍摄的方法和技巧。

我非常喜欢史云梅耶,《女他》的确在视觉体系上是深受史云梅耶的影响,因为我觉得他是最完美准确地把定格动画这一媒介属性传递出来的人。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定格动画大师史云梅耶

和他最富盛名的作品《对话的维度》

我一直对人偶定格不是特别感冒,因为定格的魅力恰恰来自于客观实在的材质,重新在影像里被赋予新的意义,而不是完全造一个凭空的形象,我希望观众看完女他能够再看自己穿的鞋子袜子用的衣架等等东西会有不一样的感受,会觉得他们下一秒会消失,会真的动起来。

除此之外,我还很喜欢奎式兄弟,他们的作品更加具有神秘和感性以及不可言说的部分,不像史云梅耶那么理性和浪漫。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奎式兄弟与其作品《鳄鱼街》

在《女他》中,整个感觉是压抑恐怖的,但是我也通过很多桥段和视觉语言去尝试制造一种恐怖而浪漫、压抑却又幽默的心理感受,这可能是我从史云梅耶大师身上学到的一些东西吧。

野草:对于这样一部较为个人的动画,而非工业化生产的动画电影来说,六年已经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在这六年当中,你对《女他》创作的审视是否有过态度上的变化,比如六年前的想要表达的,都表达出来了吗?是否有过程中的修改,做到一半的时候想要换另外的方式去表达,等等?

周圣崴:有。故事层面上,最开始我想很纯粹地说一个和女性觉醒有关的故事。但其实拍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还可以更深入。因为我发现其实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欲望和权力面前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说你是女人,所以你就不会压迫别人了。因为整个故事里,白袜子是鞋子世界的食物来源,最后不论男女都是要获得白袜子作为食物能量,那其实区别只是手段不一样而已,实现欲望的目的都是相同的。所以其实故事层面,已经从单纯的想要说女性觉醒深入到了不论是男人掌权还是女人掌权,本质都是一样的,区别是手段不一样,弱者有时候能够凭借弱者的标签成为真正的幕后强者。

制作层面上,有一个观念的变化,因为我是学电影的,定格动画完全是自己感兴趣在拍,之前一直是用电影的镜头语言和逻辑去做分镜和拍摄,后来有一次我拍一个运动镜头拍到一半砸了,本来很惊悚地以为这一千张照片要全部重来,后来发现相机拍运动镜头具有摄影机拍运动镜头所没有的一个重要优势,就是相机可以随时随地停机再拍换透镜换角度换机位换景别,因为摄影机拍摄的影像是连续的,所以中间不能断,断了只能通过找剪辑点去接,这其实限制了很多视觉表达。但是相机不一样,相机停下来后,可以把鱼眼镜头换成微距,然后画面仍然是连续的,并且实现了突然从大广角推到大特写的一种视觉效果。后来我完全摒弃了电影摄影机的拍摄方式,直接以相机的思维重新去做分镜头,拍出了很多我个人觉得还很有新意的场面调度。

北大毕业生用58000张照片打造女性主义定格动画长片,讲述当代花木兰

利用相机拍摄塑造「子弹时间」

野草:《女他》的制作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目前到了哪一步?之后的计划如何?

周圣崴:目前到了音效混音阶段,之后会分两条路走,电影节当代艺术展平行推进,这也是国内比较少有人尝试过的一种宣发思路。因为拍摄过程中有很多道具场景都保留了下来,可能会把整个影片打乱重组,结合这些装置作品做《女他》的当代艺术展。同时也会把正常按照电影讲故事的长片《女他》走电影节道路,争取最终能上院线,可以类比凯特布莱切特《宣言》那部电影的思路。

《女他》是一部很实验先锋的怪奇动画,一定是走小众路线。国内其实有很多喜欢cult文化和怪奇物语的人,这部分观众的大陆市场现在还是比较空缺,不求贪多,只要能戳中喜欢怪奇、怪诞、怪兽类东西的受众群就够了,同时辐射女性受众,我相信《女他》有这个吸引力。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xiaopa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