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一直以来,关于国内动画行业的讨论屡见不鲜,但深入探讨的却少之又少,不过前段时间,震雷动画导演孙猛发表的一篇文章戳中了很多人的心。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一直是不少同学关心的问题,小趴也经常收到小伙伴的私信,希望小趴能说明一下现在的动画行业前景究竟如何。

一直以来,关于国内动画行业的讨论屡见不鲜,但深入探讨的却少之又少,而这个复杂的问题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

不过前段时间,震雷动画导演孙猛发表的一篇文章戳中了很多人的心。

这次,小趴就把这篇文章分享给大家,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收获与思考。

孙猛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上海震雷动画联合创始人

毕业于黑龙江大学本科,曾任职于日本株式会社C2C、日本株式会社神龙、七灵石动画,曾参与多部优秀动画片制作,担任原画;曾执导过《七界之诗》、《钢羽》、《昨日青空》等多部优秀动画短片。2015年组建上海震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担任公司总经理及作画部主管。


作者/ 孙猛

编辑/ 动画学术趴

作为动画制作者,如何看待观众口中的神作?

常有人问我,觉得某部片子神作怎么怎么样,怎么看待什么什么霸权什么的。搞得我有点尴尬……说真的很多片子我没看过,或者没看全,只看一集两集的我觉得我没什么发言权。再有一个郭德纲讲过的相声段子来比喻的话,就是,比方说有一个关公的神像,老百姓都买回家当神供看,但是这个神像,在工匠手里,是“活”,在商人手里,是“货”,只有被老百姓买回家了,才是“神”。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图片来源:孙猛微博)

我们作为制作者,是感受不到这些东西的“神性”的。我们能感受到的,只有每一个“”,是否预算充足,是否档期合适,是否准备周全,我们是军队,决定战斗胜利的,首先是完善的准径和充足的后勤,其次才是高昂的战斗意志和信仰。档期完备,是为天时,设定齐备,是为地利,预算充足,是为人和,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片子,完成度自然高。至于观众喜不喜欢,那是谁也说不准,我们要做的,是做好准备,做好后勤,踏踏实实的打好每一仗。不用再问我们怎么看某部片子,我们在网上看。

近几年的国产动画发展状况如何?

这几年,国产动画网络番剧在数量上有着显著的提高,从宏观上讲肯定是一件好事。质量上么,确实是还有待加强。但是我觉得质量上更重要的是制片的形式和方法,而非结果,因为方法,形式不对,会走很多弯路。

作为从业人员,绝对不可以抱着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的想法。原因很简单,我们国家的动画工业基础很薄弱是事实,我们只要一部片子比一部好,一点点吸取经验教训就可以了,但是,错误的方法和形式,太过注重结果论和眼前利益,会使得量变无法形成质变,而形成一种熊瞎子掰苞米的状态,基于这个理论,我觉得只要是真正自己培养动画团队,长期坚持下去的公司,都是中国动画的希望。

该如何看待中国动画和日本动画之间的差距?

有人认为中国动画已经开始崛起了,和日本动画已经差距不大了,很遗憾的说,中日动画的差距从来就没有小过,而且一直是越来越大的

原因也很简单,会觉得前段时间差距缩小的人,只看到了产量和结果,却没有真正了解方法和原因。会认为现在差距又扩大了的人,也没好哪去,也一样是从几部番剧的结果上去下的结论。从哲学角度来想的话,一个落后的人越觉得自己赶上了,就越赶不上,只有一直觉得自己赶不上,才会一直努力去赶不是么?

实际上,把日本动画工业比做国防军事工业的话,我们就很清的发现原因了。二战期间,日本建制统一,薪酬完备,训练有素,装备国产化,中国则是军阀害据,贫富悬殊,全军文盲,装备进口,怎么和人家打?一只靠进口装备武装起来的部队,支持的了一场真正的战争么?看看三哥,再看看萨达姆。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人才和技术,是一个行业能够持续强大的基础。日本年轻人18岁高中毕业就进入行业,等到24岁,已经是一个有着6年经验的老技术人员,说不定已经做到演出,作画监督,日本人结婚晚,对工作热情高,家庭观念相对淡薄,30岁之后结婚的人很多,24~30这段时间里,有着充足的时间锻炼自己的能力,奉献自己的力量。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图片来源:孙猛微博)

中国年轻人,24岁大学可能刚毕业,之前也没有打工等社会经验,26岁可能就要被逼着结婚,之后就马上开始被残酷的人生上课了,不要说努力工作,锻炼自身技能,连成为一个熟练工的时间都没有。日本的动画专门学校是行业发展的产物,诞生于动画产业兴旺发达之后,师资都是退役或现役日本动画人,产教结合,为行业输出人才,中国的动画教学兴起于国家的一念之间,遍地开花,产教严重脱节,相互鄙视,满地都是不会握笔的导演,满都是做学问的艺术家,却少有做基层的实干家,怎么比?

上没有工业基础,下没有人才储备,中没有上升途径,怎么和日本比呢?

我觉得从现在起的10年之内,我们大概可以逐渐的摸索出一条人才进入,养成的途径,并且积累起新中国的动画工业基础,总结出一条属于我们的路,当然,那时候日本当然又发展了10年,但站在相对高起点的我们,能不能迎头赶上,到时候能不能缩小一些差距呢?也许吧。

所以换一个角度思考,如果现在我们能够有能力参与到日本动画制作之中去,深入核心环节,我们是不是就和日本动画工业融为一体,用最快的方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了呢?

中国的国防军事工业可以“摸着鹰酱过河”,中国的动画工业为什么就不可以“摸着日本过河”呢?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所以,震雷一直坚持做“日常任务”,哪怕那并不赚钱。嘲笑我们做外包的人可以自己去做下试试嘛,看他会不会交给你来做。没有59式的基础,哪来99式的自研?没有辽宁号的引进,哪来国产航母下水?

究竟是什么在制约中国动画的发展?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矛盾。我认为,目前制约中国国产动画发展的,有以下几对最大的矛盾。

第一,是盲目扩大的市场和过于单一的回收途径之间的矛盾。投资人很多,赚钱的很少。

第二,是过大的市场产能需求和积贫积弱的工业基础之间的矛盾。想看的人很多,能做的人很少。

第三,非专业者对工业动画的认知和从业者对动画的认知之间的矛盾。看热闹的人很多,做事情的人很少;教动画的很多,懂动画的人很少。

第四,动画制片方和动画制作方之间的矛盾。因为是投资方就自以为是的很多,坚持原则和个性的导演很少。

有此四大矛盾,在投资人赚到钱之前,不会有更大的投入,资本会减少。在基础人才被更多的培养出来之前,不会有更多的作品,市场会减少。在公众意识到工业动画的本质之前,不会有更多的人才,产能会减少。在制片方派来的监制学会闭嘴之前,不会有更好的,更多样的作品,创作者的灵魂会减少。

中国动画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

第一,实事求是。清楚的意识到自身一切的不足,不吹牛,不造假,不骄傲,不自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再说吧,这不仅仅是针对动画领域。

第二,培养人才。哪怕是再难,哪怕是效果不好,也一定要把人才培养放在第一位。曾经有一个人对我说,为了市场,眼前牺牲几个原画师不算什么,以后有的是。我的回答是,没有任何一部作品,值得让我去牺牲我的徒弟的职业人生。对于提出无理要求的制片方,要坚决说不。没有这种觉悟,培养不出人才。我不是否认他对市场重要性的认知和功绩,但是也请不要否认我对人才培养的坚持。你现在肯回头,我仍然肯帮你。

第三,市场和观众。对于一个工业体系来说,消费者是重要的一环。回收途径必须在开始动工之前想好,盲目的投资行为是在消耗未来,必须要想办法让投资人得到应有的回报。同时,动画是会做的人做的,也是会看的人看的,要给观众有技术含量,有精神内核的作品,不能只是一味的讨好,迎合,说怎么改就怎么改,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最终我们失去的是自己和观众双方。

第四,提高自身专业素质。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目前的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和数量较日本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不要老盯着人家差的地方看,日本是有做的不如咱们的地方,可是人家好的地方甩咱们好几条街。我们的导演大部分还不懂视听语言,我们的编剧,很多还不知道剧本和小说的区别,我们的原画,大部分还只会画画,不会画原画。这都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磨练。

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震雷动画今后将会如何发展呢?

18年我们的主要工作是改编自有妖气同名漫画的《雏蜂》和网易的《阴阳师》系列动画,在其中我们都有很多很多新的尝试积累了大量宝贵经验和人才。另有一部长篇动画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期间还有穿插很多游戏op,pv之类的小项目,不必细表。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雏蜂》现在已经在如火如荼的现场制作当中了,敬请期待,但是别催我。《阴阳师》系列剧是由众多项目构成的,并非单独的一个项目,目前我们承制的是3分钟的短番剧,以及更短的一些cm的制作工作。因为工作量相对小,应该会比较早的和观众见面。另外,作为我们的“日常任务”,我们每天都会参与日本新番,剧场,民工漫的制作,这是人才培养的基石,是让我们和日本顶尖动画流程技术接轨的途径,通过这条路,我们将培养出更多的,合格的动画制作人才。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以及兴趣所在,所以在我有选择空间的情况下,我都会选择比较正经的作品,不擅长恶搞或者玩梗的作品。我经常跟人开玩笑说,拍《雍正王朝》找我,拍《戏说乾隆》找别人吧。《迷域行者》就是一部正剧,而《雏蜂》我则想把它打造成一部硬核向科幻作品,而不是青春校园恋爱作品。还有,这两部的原作都是黑白漫画,而《雏蜂》不仅仅是黑白漫画,甚至还是手绘漫画。对我个人而言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觉得古老的技艺,应该得到传承。

至于在《雏蜂》之后,新的下一部长篇作品,目前还不可以公开,但是在选题上,会让我感兴趣的作品,当然是符合我的审美或者有足够改造空间的作品了,题材上会和之前的两部院完全不同。每一部作品都会有全新的挑战在等待着我们,这是一件让人很非常兴奋的事情。

震雷不是出品方而是制作方,所以在最宏观的市场把控上,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也不该我们去决定。作为工匠,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我们的活尽可能做好,而作为一个作品来说,震雷的优势,可能就是完成度和严谨度上吧,虽然一般的观众可能不太关心这些。

国内动画行业现状:中日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反而越来越大

最后要说的一点是,震雷目前为止虽然有原创项目,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并未能顺利推动。我自身在目前阶段,也确实没有什么太多原创一个Ip的动力。用日本的技术,中国的项目,培养属于我国自己的动画基础人才是震雷和我的夙愿。原创Ip目前在我看来目前达不到我的目的。而我作为一个导演,通过对不同的项目和作品的改编,已经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向观众传达了我想传达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那些就是我的原创作品,我觉得我的原创之路从未停止。未来也许有一个人,在积累了足够的学识,本领之后,在中国的动画工业基础打牢之后,做出一部完全属于中国自己的伟大的作品,我非常期待那一天。

假以时日,如果有一天万事俱备,震雷应该也会推出完全属于自己的作品。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