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当今的电影中充满了各种数字角色,这些角色的表演也能够获得奥斯卡奖吗?

不论是前段时间十分火爆的《头号玩家》,还是即将国内上映的《复仇者联盟3》,这些影片中都充满了大量令人震撼的虚拟角色。这些角色完美地融入到了剧情之中,并且肩负推动情节发展的重任。

但尽管他们在影片中卖力地演出,奥斯卡的各种最佳演员奖项,却从未垂青过他们。

于是不少业内人士开始疑惑一个问题:虚拟角色能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其中对此发出质疑的,就包括今天的两位大佬:

奥斯卡视觉效果协会主席:理查德·艾德兰德(Richard Edlund) ,和 奥斯卡动画长片与短片协会主席:比尔·克罗尔 (Bill Kroyer)。

二人就此问题展开了一场有趣的讨论,并发表了一篇名为《Do Digital Characters Deserve Academy Awards?》(数字角色应该获得奥斯卡奖吗?)的文章,学术趴特地将他们的讨论翻译出来,并以一种“虚拟访谈”的形式,呈献给大家。

请注意,虽然采访的形式是虚拟的,但是二人在本文中的观点,却都是原文的个人真实立场哦。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理查德·艾德兰德

Richard Edlund

曾获四次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以及三次奥斯卡科学与工程奖,现为奥斯卡视觉效果协会主席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比尔·克罗尔

Bill Kroyer

现为奥斯卡动画长片与短片协会主席


学术趴从第一部长篇写实CG电影坂口博信的《最终幻想:灵魂深处》(Final Fantasy: The Spirits Within )开始,日益丰富的数字角色证明了观众对其拥有着无尽兴趣。但也出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数字角色的表演能不能当作“演员表演”,能不能像真人演员一样获得奥斯卡奖?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最终幻想:灵魂深处》 (2001)

克罗尔:其实早在2001年我们设立动画长片奖时,我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当然,当时我们的关注点是如何区分动画电影。大家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如果一部电影的演出是通过动画技术创作的,那这就是一部动画电影。现在这个问题也一样,奥斯卡奖是颁给优秀的表演,如果虚拟角色拥有优秀的表演,那就该得奖。

学术趴:那么衡量数字角色表演的标准是不是应该与真人演员一样呢?

克罗尔: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对表演的评价更多的是其对影片产生的效果,比如影片的娱乐效果,当然还有表演是否能够对观众产生影响。因此,如果一个数字角色对观众产生的影响如同一个真人角色,那么就应该得到认可。

艾德兰德:但是这会遇到一个麻烦,比如《猩球崛起》中凯撒的表演,这其实是由一整个团队制作出的表演。安迪·瑟金斯(Andy Serkis)的动作捕捉表演加上动画师们的后期制作。可千万不能直接把奖颁给安迪·瑟金斯了,因为动画师制作出了那些剧本中没有的内容,动画师也在表演。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安迪·瑟金斯使用动作捕捉技术

学术趴但不管怎样,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现在已经是认可数字角色的表演了吧?

克罗尔:是的,我们都认为凯撒这一数字角色的表演所带给观众的震撼和人类演员一样。就连美国演员工会也认可数字角色的表演等同于个人演员。

学术趴:那你们私下认为数字角色的表演中,真人的部分比如动捕和CG后期的部分哪一个更重要?

克罗尔:真人的那一部分。因为表演的本质源于一位真正的演员,这位演员的表演最后经由动画制作团队展现。例如,安迪·瑟金斯就为金刚的表演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可见的,充满灵感的基础。我对安迪·瑟金斯的表演感到震撼。

艾德兰德:这一点,我是赞同的,因为仅仅是通过CG,能够做到优秀效果的数字角色不多。

学术趴:那还有什么很糟糕的数字角色吗,能给我们举个例子吗?(笑)

艾德兰德(凑近耳边):就拿《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来说,莱雅公主就非常失败。相较而言,帝国元帅莫夫·塔金就好很多,毕竟也没什么人知道这个角色,而且那个场景很暗,我们也看不清。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中使用CG制作的莫夫·塔金

学术趴:看来您对《侠盗一号》的怨念很深啊。

艾德兰德:真的要说做得让我很满意的,还要数《返老还童》中的本杰明·巴顿。虽然只有一个角色,但是却需要演绎不同的年龄阶段。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返老还童》中主角不同年龄阶段的容貌

学术趴:那么我们在评判表演的时候,是不是需要某种方式来区分技术创造的表演,和演员自己的表演?

克罗尔:这个问题现在还在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讨论之中。我们经常会因为一个眼睛的抽动或某种表情把这个镜头当作影片中的点睛之笔。如果这个表演既有真人演员,又有动画师,到底谁应该获奖呢?

艾德兰德:事实上,我们已经无法区分哪些部分是特效哪些不是了,CG技术改变了一切。现在一部片子仅是特效制作的费用就可能超过一亿美元,我在1977年制作《星球大战:新希望》的时候,预算才250万美元。当时一共也只有80多个人参与制作,现在你看看片尾的制作名单,长得难以置信。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星球大战:新希望》当年的片场照片

克罗尔虽然很难,但还得解决啊,现在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问题牵涉的各个方面,我觉得现阶段就需要向奥斯卡各协会传递这一观点并促成讨论,现在已经到了讨论的阶段了。

就在两位大佬结束讨论离开之后,克罗尔又折返回来。

克罗尔(小声嘀咕):尽管艾德兰德对当代电影制作举足轻重,但他和大多数评委会中年长的成员一样,对技术方面的进步不甚了解。

学术趴:据我所知,现在评委会的成员也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

克罗尔:是的,我们需要说服他们,使他们更熟悉新的电影制作技术,这样他们对新事物的态度会更加开放,也就不会无视现有的问题。现在的核心任务是探讨原有奖项的合理性以及推出新的定义,甚至推出新的奖项。但是不要操之过急,奥斯卡奖需要缓慢而优雅地改变。

看完了以上的讨论,不知道学术趴的小伙伴们对这一话题有什么见解呢?没错,今天的话题就是——

虚拟的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今日话题

数字角色可以获得奥斯卡表演奖吗?

欢迎大家积极留言,讨论~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