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起家知乎的漫画家許先哲:以小故事开笔,以世界观收尾

近日知乎推出了《你有权不焦虑》的短片,让更多新知青年和知识英雄走到台前,讲述他们与知乎的成长故事。源于在知乎连载,却收获意想不到的签约出道机会,成长为漫画家的許先哲。动画学术趴主编马小褂这次也采访到他,采访内容如下:

Q&A:

1,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漫画的?第一部给你带来深刻印象的漫画是什么呢?在不同年龄段时,都喜欢看哪些漫画?

許:

我最初接触漫画的记忆应该跟八零后一代人基本没什么不同之处。

第一次是小人书版本的《丁丁历险记》,后来是《七龙珠》,《机器猫》、《乱马1/2》,《灌篮高手》、《北斗神拳》、《寄生兽》、《城市猎人》……

1990年~2000年,市面上都是盗版的港台翻译版日本漫画,有什么新书我就看什么,也不挑剔。除了主流的JUMP系,像大家都很熟悉的富坚义博、井上雄彦等知名大师的作品之外,很喜欢《铳梦》和《寄生兽》,《花田少年使》。高中时候就喜欢看校园题材的故事和青年恋爱故事,那时候特别喜欢的是《无赖布鲁斯》,少年MAGAZINE的《感应少年EIJI》,藤泽亨的《湘南纯爱组》和《GTO》,小学馆的话有藤田和日郎的《潮与虎》,高桥留美子的所有短篇集,《相聚一刻》,安达充的所有作品也都很喜欢。

大学时候就开始是用更多的时间去看电影了,但也是一直在看漫画,《藤子·F·不二雄的异色短篇集》,《火鸟》、《军鸡》、《天兵高校》、《杀戮都市》、《暗金丑岛君》等作品就是在那时候看的,还有Frank Miller和Alan Moore的图像小说,70年代的日本时代剧画。也是在那时候读了第一代韩国条漫,包括江草的《纯情漫画》,《公寓》、梁英纯的《一千零一夜》,江道河的《伟大的凯茨比》(没说错,是谐音梗)等等。

总体而言,我的口味很杂,只要是好作品都喜欢,好的漫画家我都非常尊敬,看不同类型的漫画的时候,总会让我得到很多东西。

2,你第一次尝试创作漫画是什么时候?当时的故事灵感来自哪?

許:

高中时候。当时以班级里的同学们作为角色画一些调侃的搞笑漫画,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大家觉得很有参与感。也有一些同学不是太开心,夸张讽刺的表现方式可能让他们感到不舒服吧,这确实不应该。那时候我性格很吊儿郎当,所以也没怎么在意,毕业时我觉得挺对不起人家的,就找机会跟对方道歉了。这个经历后来也让我对创作产生了一种态度:不能为了有趣而在无意间伤害某个个人或群体,要保持中立和平视。

3,正式决定以漫画家为职业是什么时候?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契机?

許:

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时候,那时候我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用一辈子去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于是就开始准备《镖人》这部作品。

4,你决定创作漫画时的出道年龄在漫画行业里算比较大了。当时遇到了哪些生活上的压力,你的亲人、朋友是否理解你的这一决定?

許:

当时生活上其实没什么太大压力,我相信追逐梦想的首要前提是养活自己,我当时做翻译和设计有自己的收入,可以支撑创作的筹备。我的亲人和朋友也都很支持我。如果我想要在经济上去依赖他人的话,估计也没人会支持吧。

5,出道作《镖人》的故事灵感是怎么来的?

許:

原本想做一部电影分量的故事。那时候我就偶然想到,西部片的牛仔帽和古代侠客的斗笠有相似之处。然后就想到了一个画面,就是茫茫大漠中一个游侠押送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犯人,结果他们开始遭遇各方势力的伏击。这个游侠就是主人公刀马,犯人就是知世郎——那时候还没有名字,就是民乱组织花颜团的首领。有了角色以后就做了很久的故事,但还是觉得故事不够厚,就开始查史料,想要找更多的灵感。结果就看到了隋朝的部分,隋大业七年,山东齐郡农民王薄聚众起义,拉开乱世的序幕,他自称知世郎。知世郎这个名字一下子击中了我,我觉得就是他了,故事的背景就这么定下来了。其实一开始都没想过让杨广等上流阶层出场,就想做一个江湖草寇的故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想法渐渐积累扩张,就变成了关于庙堂和江湖的时代剧。开始研究历史以后,也开始对宗教文化和朝代的轮回产生了兴趣,故事和主题也是随着连载继续成长和进化。或许要等到连载完结的时候,我们才能知道镖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作品。

6,《镖人》的故事背景有些西部片和中国武侠相结合的味道,你如何理解这两种题材的特质,他们在《镖人》里是怎么体现的?在做这种结合时,要怎么掌握平衡而不会显得混乱呢?

許:

西部和武侠作为一个时代最受欢迎的大众故事类型,都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到鼎盛再到反类型和没落的过程,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特性,并且最终影响且融入到犯罪片、公路片、悬疑片、战争片、传记片等各种类型之中,很难用一两句说清楚其特质。如果是说西部元素,对我而言就是:大漠,小镇的开荒者们,原住民,旅馆,铁路公司,传奇盗贼,外来者,保安官。西部时代的众生相,终归而言是西方开拓精神的光明和黑暗。

其实西部和武侠的结合早就有很多大师做过,比如何平导演的《双旗镇刀客》、《天地英雄》,徐克导演的《新龙门客栈》,王家卫导演的《东邪西毒》,金成洙导演的《武士》等作品。我所理解的侠客来自于司马迁在《史记》中的《游侠列传》和《刺客列传》中的定义:游离于社会秩序之外的犯禁者,而非正义的化身。正义者束缚于大义之中,终归是不自由的。而犯禁者追求的恰恰就是个人的自由。普遍认为中国最早的武侠小说是唐传奇中的《虬髯客传》,李靖跟当权者杨素的家妓红拂女逃跑,这是一种犯禁。虬髯客登场时拿着仇人的心肝,仇杀也是犯禁,是对社会秩序的挑战和不屑。所以我理解的武侠,是东方传统儒教社会中的自由意志——它也有光明和黑暗。

隋唐时代的西域开拓史本身是波澜壮阔的史诗——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到"千乘万骑动,饮马长城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想探讨的是自由意志面对时代洪流的抗争。第一章是一镇的问题,第二章是一族的问题,第三章就是一国的问题,不只是向武侠元素和西部元素的露骨致敬,还有很多其他类型元素。具体是如何体现的,我想应该交给读者来讨论吧。要怎么把握平衡的问题,倒是没有去考虑过,就是依靠感觉。

7,《镖人》的故事也和历史事件联系比较紧密。你是如何做历史相关考证的?在研究考证过程中,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案例(比如可能和大众从演义中得到的认知不一样的历史史实),怎么运用到作品里的呢?

許:

文本考证是基本参考《隋书》和《资治通鉴》。视觉上参考壁画和陶俑,以及后世还原的资料,该做的部分尽量做到,也会以自己的审美观来适当取舍。

原则上大事件要保障严谨,细节的空白部分会发挥想象力,以现代人的观念保障逻辑上的合理性和趣味性。

我没看过演义,但我知道大众比较熟悉的应该是隋末的群雄割据,唐朝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英雄传奇。这些传奇忽略的是什么?是百姓。苦不堪言的百姓举起反旗,才推动了历史,造就了时势。那些不知名的百姓,本应该是时代的主角,却往往被忽略和藐视。

而隋中期的西域开拓史,关陇门阀和中央集权的矛盾,皇权和民生之间的矛盾,这些应该是大众相对不熟悉的历史。举例说,镖人目前的大背景是杨广开始打通丝绸之路,这个事件好像没什么作品去探讨。负责经略西域的黄门侍郎裴世矩似乎也是容易被忽略的历史人物,不过他是隋唐交替时代的关键角色之一。对杨广的理解可能也会跟一般的大众认知不同,目前着重展现的是他唯我独尊的霸气和平衡大臣的帝王之术,以后会有更加深入的挖掘。

细节上为了保障情节的紧凑,会有一些演出上的改编调整。比如说高熲和贺若弼被杨广诛杀的戏,历史上是没有发生过死谏的,而且从时间顺序上来说是杨广北巡归来后,高熲等人才因言获罪而被铲除。但故事要是这么讲就很拖沓了,要用一场戏压缩这场事件,就需要用更直观性的冲突去呈现,顺便还可以反衬裴世矩的处世方式。于是,"杨广诛杀高熲和贺若弼,提拔裴世矩经略西域"就用一场戏讲出来了,这也是杨广第一次登场,就可以留下充满魄力的印象。

但更重要的,依然是不被历史记载的小人物们,在这种大背景下的命运。

也就是说,相比于大众所认知的隋唐时代,侧重点应该是完全不同的。

8,《镖人》里有没有一个或者几个你特别喜欢的角色?为什么?

許:

所有角色我都特别喜欢,没有偏爱。挖掘每一个角色的时候都会去更深入地理解到那个角色,自然会产生情感。

9,《镖人》的画风在中国漫画里很少见,有点日本剧画的意思。为什么会想使用这种画风呢,你如何理解剧画有什么样的独特特质?

許:

严肃的内容要以严肃的外壳来承载吧。剧画体本身是为了严肃的故事而诞生的类型,为故事增添厚重感和信服力,让表现方式具有很强的电影感。

10,有哪些漫画家对你在创作手法上的影响最大?你是如何学习的,又是怎么整理出适合自己风格的漫画语言,有没有什么学习经验可以分享?

許:

很多,我尊敬所有优秀漫画家。绘画技法层面上受影响比较大的大师们有井上雄彦、王欣太、平田弘史、藤泽亨、富坚义博、荒木飞吕彦、森秀树、山口贵由、田中亚希夫、三浦健太郎……

叙事技法上,电影对我的影响很大,比如科波拉、昆汀、马丁·西科塞斯、雷德里·斯科特、库布里克、斯皮尔伯格、诺兰、奉俊昊、徐克、王家卫……

至今以来看过的漫画和电影也都成为了创作的养分。我想漫画语言本身是用心享受了很多不同类型的漫画以后自然会领悟到的,要是抱着目的性可能会比较困难,应该是真正的去阅读和感受,看多了就会培养出漫画感。而后是不断通过练习和实战去成长,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情感的流动和叙事的节奏。重要的是自己真正想要讲出来的东西,画面的技法一定是会随着经验的积累进步和完善的。

很多朋友们都比较关注漫画的画面表达,这就好比看电影只关注摄影和演技一样,过于片面。漫画的本质是讲故事的载体,应该多关注如何刻画角色、如何去构成有趣的故事、如何去写一段印象深刻的对白,如何使用镜头语言,如何去演出动人的桥段。这些就是在分镜头脚本阶段(name)能确立的部分,不需要多么高超的绘画技巧。只要做好了这些部分,就算绘画技法生疏也是没有太大问题。比如我自己也是一直画的不算好,但还是不妨碍讲故事。

11,你在创作《镖人》时的创作方法是怎么样的?比如说,剧本上是故事先行还是人物先行,是事先想好完整的故事框架和结局,还是先构思人物,故事让人物顺其自然的发展?在画分镜时,是会分层次一步步细化的计划型,还是喜欢一口气画好的直觉型呢?

許:

肯定是以角色为主。大概的构成和进展方向也会提前想好,跟编辑沟通确认。但是随着每一回的具体演出,要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发展,也会直接全盘修改往后的进展方向。画分镜的时候一般会一口气进行下去,出来的结果要是不大好会修改很多个版本。

12,遇到栗原一二老师,接触到日本职业化的漫画创作和责编体系后,和之前自己创作漫画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許:

《镖人》是我的出道作,一开始是在知乎上发布的,那时候刀马还没登场,我按照正统章回体小说的形式,从一个镖队的视角开始了这个故事,算是一个引子。后来接触了栗原老师,栗原老师觉得故事这么讲太复杂了,一开始就应该让主人公登场。所以就把之前发表的部分改成了《第零章》,正篇第一页就直接以刀马开场。在责编体系下,会开始用第三者的角度思考当前的内容,也养成了每一周都尽全力完成的创作习惯。当然,身体实在无法承受的时候会适当休刊,重新充电,调整步伐。这些年来,我从栗原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宝贵的知识和经验,每一次看完分镜后栗原老师都会用专业角度和读者角度详细整理感想,会让我得到很大的力量和信心,同时也会自然积累出创作的方法论。

13,你希望《镖人》能为读者带来哪些价值观上的思考呢?

許:

《镖人》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活法。有些人追求权力和利益,有些人追求自由,有些人肩负家族的责任,也有人是追求着理想世界。镖人的时代是父权社会,也是家族社会。有自由主义者,有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有帝国主义者,生存主义者,女性主义者,还有理想主义者。他们都在守护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或许,当读者们看到这些人的激烈冲突以后,可能会去思考:自己要守护的究竟是什么。或许也会思考生命的价值,个人的权利,以及平等和尊严等问题吧。

14,《镖人》连载到现在,第一本单行本也正式发行了。你在回顾最早先的漫画创作(比如职业前创作的漫画,或者《镖人》初期准备)时,觉得当时有哪些陷阱(创作习惯上也好、创作技法上也好)是新人漫画家可以避免的。能否介绍一些这样的经验让后来者少走些弯路?

許:

我觉得新人普遍会犯的问题是总想要讲一个很宏大的故事,庞大的世界观,所以就会变得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去讲,或者就是一直在讲解世界观和设定。毕竟,长篇漫画体量都很庞大,很多朋友以为作者都是从一开始周密计划好的。实际上这是结果推导论,一开始谁都不会想得那么仔细。先设计好主角和几个主要人物以后,就可以限定一个舞台,去讲一个篇幅不长的小故事。讲好一个完整的小故事,会让新人创作者吸取很多经验。人物和故事有趣,就可以继续连载下去,世界观是一个舞台接着另一个舞台慢慢扩大的,更多的人物和设定也可以继续往后加上去,不需要一开始全都想好。连载漫画就是这样,尽全力做好眼前的这一话,后面的事情后面再用合理的手法去解决,一步一步前进就可以了。

15,在当今中国以彩漫、条漫为主流的市场上,你觉得黑白的青年漫画还有什么样的潜力没有被挖掘出来,或者说你对这种体裁的未来如何展望?

許:

漫画的魅力,是用低成本的方式去讲述一个视觉化的故事。要是作为单独的媒介,漫画就要跟海量的电影、游戏、动画、剧集去竞争,视听体验的竞争力就太弱了。所以漫画不应该是独立的娱乐媒介,而应该是大众娱乐内容的核心文本。

人们总归会渴望看到好故事,可是漫画作为讲故事的载体,它本身的潜力在中国还没有被挖掘出来。

比如中国历史中的无数文本,还在等待着创作者们去挖掘。不只如此,像金融、医疗、饮食、体育、IT等行业题材的漫画,也是中国市场所缺乏的。读者一边看着有趣的故事,一边可以得到相关行业的科普知识,这本身就有很大的价值。反映当下中国年轻人的现实生活和真实精神状态的大众漫画,我们也是很少看到。我们可以通过漫画了解到日本的文化,也可以通过条漫了解到韩国年轻人的状态,却很难通过漫画作品去真正了解到当下中国年轻人的生活现状是什么样的,大家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烦恼和梦想。我希望以后能看到真诚的故事,承载着创作者的思考和勇气的故事。而且,这些故事不是用来自娱自乐的,而是为大众创造的。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