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动画是一个整体,一旦某个工种可以独立化和明星化,会导致这个工种的自我艺术化, 它的不可控性就变强了,也会导致其他工种的不平衡。

文/碧野

龚震华,《帝王攻略》《白夜玲珑等动画的总导演,1984年生,19岁前往日本,日本电子专科学校动画研究科毕业,进入日本Telecom Animation动画公司,成为一名制作进行,后成为独立制片人,2010年成为日本神龙动画的合伙人之一,2011年回国,创立了七灵石动画

此前,我们已经和龚震华导演聊了聊他从业以来的经历(见上篇链接:《从厨师到动画导演的十五年 | 专访七灵石动画龚震华》),这次我们将以问答的形式,分享导演对于业界培养原画和导演人才的一些看法,欢迎讨论。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帝王攻略》layout 修正

Q&A

小趴:现在在日本当制作进行,和你当时相比有什么不同?

龚导:当时各家日本动画制作公司的制作进行、制片主任,制片人交流是非常频繁,只要你是这个派系的,基本上周末或多或少的会组织一些小聚会。这个聚会的作用是做什么呢?大家拿出自己的小本子,你家的谁谁,有档期了,借我几天。我们公司的某某现在从从c到b级了,可以接什么活了。 大家都会交流各家动画公司的实力,一旦我把我的人员介绍给你。相应的我也会得到一些好处。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噬魂师》staff 表 制作进行:龚震华

大概在我2009年,做完《好想告诉你》之后,日本的独立制作进行的模式就渐渐被取消掉了。以前还是很流行的,自己背指标,自己背预算,亏了是你自己的事情,赚了也是。

为什么我回国之前,日本有那么多小公司,就是因为很多独立制片自己就可以开一个小公司,就是这样玩起来的。 后来大公司觉得不划算,把这个权利收回来了。 

跟日本的同行交流,说现在的制作进行,连开车都不让他们开,直接用快递,你正常上下班就可以了。很多演出抱怨说,怎么现在的制作进行,只会传传话,只会上传下载素材。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即使现在业界渐渐开始流行无纸化,制作进行可能不需要跑来跑去人家家里收卡了,但人与人的交流,还是非常重要的。所有的制作人员,都是非常感性的,都是有自己喜好的。做制作进行,就是要跟其他制作人员成为朋友,要跟他们交流,他们不喜欢的片子,也还是要让他们做出来。当他跟你不熟,他做出来东西也就会少了点感情。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帝王攻略》美术

小趴:你个人之前在日本工作,现在七灵石也经常跟日本的动画公司打交道,整体来说,你刚入行时日本动画业界的情形,和你现在看到的有什么不同?

龚导:最明显的是动画公司越来越少了,以前动画公司最多的时候四五百家,还不包括海外的,现在最多一百多家。

另一个很明显的,是单集制作时间一直在降低,做《20面相少女》时,我还遇到过8周做一集的情况,到《噬魂师》时候,只有6周了,之后的业界动画片制作周期都是逐年递减。有可能是动画公司活接的多,或者制作周期本来就不长。

现在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效率太低,每个环节都在拖时间。一开始是原画和作监拖,后来连摄影,背景,CG,甚至演出都开始拖时间。以前动画的制作周期可以是很短的,可以做到今年一月份策划,明年一月份就开始播放第一集,但现在从企划开始,到第一集出来,起码要3-4年。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帝王攻略》layout 修正

小趴:每个环节都拖时间,这个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龚导:我个人认为是日本的作画制度造成的。

这个要扯远一点了。我刚入行的时候,民间粉丝只是单纯的觉得,这部动画里动态非常好,再稍微重度的一些粉丝才会关注这个原画画得很好,就只是这样。 后来《天元突破》出来之后,民间对原画师,开始慢慢注意起来了。

与此同时大概是在日本动画人和演出家协会成立之后,业界的原画师也渐渐的被世人关注和尊重了起来。但这个事情慢慢地又走上了极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民间的圈子也好,业内的圈子也好,有种刻意地把原画师明星化的趋势,我个人觉得这是导致日本现在动画产业不景气和崩溃的一个主要原因。

我个人认为,动画是一个整体,突然某个工种有一个明星或一群明星出来,会导致其他工种会不平衡,一旦这个工种可以独立化和明星化,也会导致这个工种的自我艺术化。 它的不可控性就变强了。

按照之前我在Telecom Animation的规则,你给原画多少时间,你就要留给动画相同的时间,至少不能少于1/4的时间。你这卡原画用了一天半天时间,这卡动画至少不能低于一天。正常按照时间表走,片子肯定能做出来。现在百分百都拖在原画和作监这个阶段。

有人会说,我把这个动画想做的精益求精一点不好吗。但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打个比方说。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帝王攻略》layout 修正

我是一个作监,修得非常好,也修得非常慢,每张扫出来都能当同人卖,但因为没有控制好时间,留给二原和动画上色的时间,只有半天,或者十几个小时,画崩就必然的。

而且作监有自己的圈子,他们修完图之后,会扫出来发twitter,给自己的粉丝看。 但他们留给后期的公司就几个小时,是不会在twitter上说的。

粉丝看了原画都说好,最后动画出来,会说是被外包给中国的,韩国的动画公司,毁了原画。但后期的动画公司知道实情。

渐渐的,背景,CG,摄影的人员,也会跟制作进行抱怨,为什么你们这么顾全作画人员?然后他们也开始拖时间,每个部门的人觉得拖时间都是可以,这个就导致日本动画业界的协作精神降低。 

协作能力一旦降低,小工作室就会倒闭。小工作室就是靠你这套协作体系上每一个步骤来赚钱。而一旦小工作室倒闭,整个制作体系就会全盘就崩溃。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白夜玲珑》layout 修正

小趴:作监和原画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龚导:日本自从有了一个原画师明星化的概念后,无论有名的原画师,还是无名的,平均的产量就开始逐年递减。

以前一个作监,一个月画300卡,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现在日本的年轻作监,让他画70卡就很不容易了。

收入上来说,一集作品,给作监的费用大概在40万日币,堪堪足够在日本生活。正常来说,一个作监一个月必须要做掉一集半,也就是500多卡,才能有相对比较高的收入,也就是60多万。我刚入行的那会儿一个原画一个月干掉50几卡是很正常的(不是1原哦,1原+2原)。现在一个30几岁的原画一个月画个30几卡1原,已经算是工作努力的了。

现在因为作画人员产量的减少,作画人员渐渐的变成买断制了,制片公司会先给作监和原画一部分费用,也就是拘束料,来买断你的时间,然后再给你这个片的片酬。 所以现在即使一个月制作200卡,一个作监也可以拿到50--60万日元。

这种姑息的政策,就把整个业界的风气给带坏了。

所以2010年左右,我快回来的时候,业界就开始喜欢中国的作监,中国作监高产量,一个月出个400多卡,眼睛不眨,质量也不差。

有人说,为什么现在一些在日本的中国作画人员不太想回国?因为在日本能够老老实实工作的原画越来越少了。真正有能力的,都能挣到钱,而且动画公司都把他们当宝一样培养,收入往往也都多于同期的日本人。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还有一个有可能导致日本制作行业崩溃的原因,前面我也提过,在我入行的前几年,日本的独立原画师(Freelancer )并不是很多,原画大多都在各个公司、工作室里面进行工作。随着信息科技的日新月异,各种各样的原画群以及作画群渐渐增多,原画师之间的交流也渐渐多了起来,你在做什么东西我在做什么东西大家都可以知道,而从那时候起原画接私活的事情也开始慢慢兴起。

但我做制片进行时,业界对于发私活的事情还是很忌讳的,如果要发其他公司的原画,必须是先通过这家公司的制片进行,单独直接联系原画是会被制片行业所谴责的。

可是随着原画师在民间在业界的地位越来越高,制片和公司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公司的原画,原画自己接自己喜欢的活,渐渐的变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原画师在家里画或者在公司画不是通过公司接的活,已经成为主流。

现在的日本制作公司纵容原画独立出来自己画,以Freelancer 的身份也可以接活。已经是一件相当司空见惯的事情。但这样一来,公司制作的体系,跨部门交流的体系,培养人才的体系也就这样奔溃了。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白夜玲珑》layout 修正

小趴:你觉得国内现在对原画师是一个什么态度?

龚导:我很不希望中国也这样,其他公司怎么样不了解不好发表评论,但我经常会用小号在一些行业群里互动,渐渐的发现了一些苗头,中国很容易出非常牛逼的个人,但很难去做到跨部门的协作。现在中国动画整体风气,还是好的所有公司都想为中国动画添砖加瓦。像七灵石的一个发展的方向就是,从头到尾,所有的工种都要有,这样才能平衡。

现在在我们公司,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大家平行交流是非常充分的和平常的, 摄影人员,作画,制作,背景,3D经常会相互去交流。虽然现在大家都还处在练级阶段,但这套制度我要一定要努力贯彻下去,这也是我在日本和国内吸取的一些教训。

我们一直在强调,动画是一个团队制作,日本业界给我的经验教训是, 要先立公司的品牌,只有公司的品牌立住了,才有个人,要去避免把某个作品变成某个导演,某些原画的品牌。你不会去关注迪士尼的动画是谁导演的,但日本动画你会知道是某个原画做出来的,细微到这种程度。但反而美国的动画公司产值都比日本高,日本的动画公司都苦哈哈的。

我们可以去培养明星,但是动画还是一个协作的,团体的作业。当一个职业被推崇化,在短期内,肯定会有一个爆发式增长,会有很好的东西出来,但一旦明星化,很多人就会关注并进入这个行业,同时也会忽略其他行业。最近业界开始关注中国动画的配音人员,但太快速的增长,也会对行业有个冲击。我把这个归结于市场的混乱时间,希望之后能更合理的发展。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安菟! 安菟!》layout 修正

小趴:七灵石在15年之后经历比较大的变动,那之后自身的发展,和人才培养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龚导:16初年的时候,七灵石原来模式出了问题,先拿到融资的公司变的有竞争力了。七灵石经历了团队的动荡期。七灵石分出一个震雷,还有很多人去了褔煦,有一部分人去了绘梦。不破不立!经历短暂失落之后我决定从头开始,做以原创为方向的新的七灵石,经历一年低潮之后陆续有核心人员回归,也有很多以原创为方向的行业资深人员加入成为公司骨干。

2018年我们上线了《帝王攻略》《Kiskis》《白夜玲珑》3部共50集番剧,《安菟! 安菟!》及年底将要上线的铁鸥》2部共80分钟OVA,我们还在承制数十集日本动画,明年整体的产能还会大量增长甚至翻番。揭掉了PV石的帽子的同时,还成为了中国产能最高的公司之一。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现在想来对我来说2016年初这段不愉快的往事反而成为了追逐动画梦想路上最宝贵的财富。而总结出来的原创方向、制作体系和稳定模式等经验教训将是我们未来最大的资本。

对公司来说,你做出来的作品东西越来越好,公司的凝聚力也会越来越强。就个人来说,能力当然需要,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不是一个性格平和,能够沟通的人, 一个孤僻,戾气的,拒绝交流的人,整个工作的气氛就会被带坏。

七灵石现在60多个人,我们最好的是一点,是会一起去研究别人的作品。我们有时会一起讨论,别人是怎么做出来。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一定要抱着一个学习的心态去看对方公司怎么去做。哪些好的我们必须去学习,哪些不好的我们怎么避免。

《魔道祖师》一开播,公司的学习氛围变非常好。从上到下大家都不会去避讳其他家的动画,该怎么学就怎么学。 这个又回归到本源,我们生产制作动画,要有生产的乐趣,只把它当成一个活,这对创作是非常不利的。

当然,每个人也要有职业的概念,每个人都有每个任务,以前公司主管不够明确,会产生很多误会,现在非常明确,原画、主管,摄影主管,背景主管, 3D主管,等等主管会明确控制产量和质量,我更多的是让大家能够更欢乐地去做动画。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安菟! 安菟!》layout 修正

小趴:你对国产动画行业,包括业界人士和外部环境,都有什么期待?

龚导:现在中国所有的动画公司,相比日本都还年轻,还在摸索阶段。大家都在努力的过程中。希望各个平台,各个投资人,在这个时候,能多给中国动画一点时间多一点宽容。中国动画需要这样一个3-5年的练级的时间,一旦基础的人员培养出来,下面之后,培养的人员速度会非常快。

业内来说,我觉得大家现在都还没意识到,我们整个动画行业还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这个共同体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我们还没到互相撕啊,抢人的时候。中国每年算上3D,不算低幼动画,每年的产量也就是四五十部。日本每年近300部,我们中国的从业者数量,还不能和日本的相提并论。所以现在正是各家动画公司,是培养人才的,培养体系的时候,不是互撕,互相抢人的时候。我觉得国内动画制作圈一个不好的现象是,很多其他公司转过来的人员,都会去骂自己原来的公司。从业者戾气太足,不够佛系。希望中国动画戾气少一点,大家更和谐一些。 

我也关注到今年国家新的税务政策,二级市场低迷,投资环境非常不好。虽然外部环境不好,应该会有一定洗牌,但我想关键还是在于练内功,比规模、比团队、比管理、比稳定。你的经验教训就是你的资本,你的失败案例,就是他人的教科书。

近些年开始转做导演,我希望以后能够多多谈一些导演专业上的心得和技术交流。向这种谈人生谈理想,谈谈业界的事情,言多语失,不知不觉的就会得罪人,平添无尽的烦恼(笑)。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安菟! 安菟!》layout 修正

七灵石龚震华:原画明星化正让日本动画崩溃,愿中国动画人更佛系

今日话题

你觉得原画明星化,是一件好事吗?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