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随着粉群文化创造的经济效益被市场承认,建立于经济基础之上的文化研究也开始尝试理解所谓的粉群文化到底是什么。

文/龙六

前几日,网传一起由网络人肉行为引发的女教师自杀未遂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事件的起因据说是一位网友对某网络小说发表了质疑言论,于是招致了该小说的粉丝人肉。该名网友因无法忍受而选择自杀,后又称该网友抢救及时,目前已经脱离危险。

上述这个事件在网络迅速发酵,人们声讨之声此起彼伏。

这种争议直到官方辟谣都没能消解。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由谣言引起的来自网络世界的口诛笔伐,先有粉丝之间的“饭圈”风云,就连共青团与紫光阁等大V下场做得普法教育,都成了粉圈内部各方势力角力博弈的工具。辟谣的官方消息在这一地鸡毛之间,显得孤单寂寞得很。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无论你是视其为闹剧的吃瓜群众,还是觉得自己珍爱的作者受了不白之冤,想为之振臂一呼的“真爱粉”,亦或者将该小说及其作者视为业界毒瘤的“替天行道”者。只要参与到这场你来我往的虚拟对抗中,事件的起因也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这件事情的真实与否。其实大家也并不太关心。

历史上源于谣言的战争并不少,但导火索是假,流的血却是真的。

在主流媒体的视野里,粉群文化的热情达到忽视乃至漠视现实生活逻辑的时候,这些粉丝会被称之为“脑残粉”。随着粉群文化创造的经济效益被市场承认,建立于经济基础之上的文化研究也开始尝试理解所谓的粉群文化到底是什么。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但是有趣的是,大多数时候媒体又往往想要简单粗暴的将其标签化。吃瓜群众看得是粉群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的笑话,另一方面又感叹于其创造的经济效益。至于他们因何而狂热,又因何从个体成为群体,主流媒体并不是非常关心。

其实枉论主流媒体,即便是粉丝群体本身,其实也并不是特别在乎自己到底因何而参与到粉群中来的。

但是从粉群文化研究的角度来说,路人可以不在乎,粉丝本身可以不在乎,政策可以不在乎。但是我们得在乎。这次学术趴以这个乌龙事件为例,谈谈粉群狂热的一个方面。

不是脑残,是社会化的情感出口。

人们常常会提到一个词,“脑残粉”。在这场由谣言而起的粉丝拉锯战中,“扛着正义大旗”,试图将他们眼中的业界毒瘤踢出圈子的一拨人,最喜欢用“低龄”和“脑残”攻讦对方,同时也有扯起政策虎皮,试图借东风之势摧枯拉朽。

而另一方面想要维护该网络小说的粉丝,又有些深谙“粉圈”下三路的招数,虽然被骂得沸反盈天,但顶着唾沫星子还是组织了一系列有效火力。

这种看起来像是段子的斗争,其组织性是很多不参与粉圈活动的人,难以想象的。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如果说想要大致描述这种粉群风貌的话,大概《无头骑士异闻录》中的“Dollars”比较接近。Dollars最初是一个网络聊天室,登录这里的用户几乎互不相识,甚至与即便相识,也并不互相知道对方的身份。故事的主人公是个纤细且看起来平庸的男孩,却因创立了这个网络聊天室,而成为了名为Dollars的虚拟帮派的头目。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个看起来有点中二的设定,其实就是粉群内各个细小组织的风貌。在这个组织的基础上,在被主流视野看不到的地方,粉丝群体进化出了不同的细则条文,就是所谓的粉圈规矩。这套所谓的规矩,对于不同的粉丝身份以及对于不同性质的组织,都进行了详细的界定。

而上述这些也只是粉群亚文化的一小部分。这些听起来让人十分沉重的社会关系竟然是来自于互联网,这和人们通常认为的“互联网是逃避现实生活的一个出口”似乎大相径庭。

个体的狂热是狂热,群体的狂热大概是一种诉求。作者认为一切看似脑残的行径都是青少年以及尚未完全社会化的大龄“青少年”进行心理社会化成长的一个通路。

我们这一代青年人的政治参与度比起父辈祖辈简直低得难以想象。这一代人,以及肉眼可以见的下一代人,似乎比起广泛的参与社会政治生活,更加热衷于透过互联网进行对世界触感的试探。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其实不仅仅是中国,日本所谓的“平成年间出生的废物”,美国的“垮掉一代”所指的那些青年人,都是透过其他的媒介进行着社会化的探索。他们的共通点就在于在这种探索中,必然存在着对社会组织形式的探索。

平成年间的御宅族,垮掉一代文学与音乐的粉群狂热,都是这种对组织形式探索的体现。

我们不难发现,粉群文化中粉群的组织形式与宗教组织形式、政治社团组织形式极其相似。就连组织与组织之间的对抗,也能在历史上看到影子。

网络人肉搜索闹剧背后,“脑残粉”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政策层面完全没必要因为这种相似而擦一把汗。青年人从来都有探索世界与改变世界的冲动。只是这种冲动在过去会直接作用于现实世界,而现在一切都倒映进了互联网,成了更加隐秘的一种成长。

所谓的粉群,并不是以喜爱一个人为终点,而是以喜爱一个人为起点。比起站在道德高处申斥粉群“脑残”,放下身段去观察这个时代年轻人的不同以往的成长方式,似乎更有意义一些。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