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日本动画药丸了这么多年,它怎么还没完……

文/风瞳君

早在2005年,EVA之父庵野秀明就曾在采访中表示“日本动画能再撑5年就不错了”,宫崎骏也曾经提到“日本动画有个屁未来”。然而一晃过去了10多年,日本动画在经历了迷茫时期后,如今似乎有重新欣欣向荣的迹象。有人说这是在外国资本重新激活了日本业界的活力,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日本动画业界“药丸”的声音从何而来: 

日本动画业界被看衰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业内作画人员的薪资问题。曾有不少画师在日推上爆料自己的悲惨境遇,甚至称“业界宛如奴隶市场”。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例如有一位推特网友称,他有个在动画业界工作的年轻朋友,就抱怨过自己曾一周不眠不休的工作,平时每月也只是休息0~3天左右,月工资1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000元左右),5年没有涨过工资……据传这种情况在业内还算是好的。 

特别是在讲述动画业内的动画——《白箱》走红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对日本动画业界的状况产生好奇。在2015年的“动画制作者实际情况调查”的报告中,就曾采访了756名动画从业者,对其收入情况进行了调查。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调查显示,被调查者的平均年收入为332.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0万元),似乎并没有盛传的如此悲惨。但如果看到具体的待遇,原画师的平均年收有282万日元、上色职位的人员平均年收为195万日元、第二原画为112万日元,而动画师仅仅只有111万日元。

但其中也存在着超高收入的群体,监督(导演)的平均年收便有649万日元之多,人物设计则有510万日元,总作画监督也有564万日元。所以并不是动画业界所有从业者的收入水平都底下,而是职位间的收入差距非常大,特别是对刚入行的新人来说,将会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但对顶尖的动画人才来说,其实收入并不低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动画《白箱》中的收入图

 如果要追根溯源的话,手冢治虫当时开创了动画师“计件算钱”的工资制度,按所画张数计算,画一张拿一张的钱,所以纵使作品大卖,也无法增加动画师自身的薪资。而且动画师也没有自行组织工会,获得向资本提要求的能力。

对新人“不友好”的工作待遇,也导致了日本动画界人才储备的不足,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动画工作。动画公司便招不到足够的人,只能将作品的作画工作向国外外包。长期的外包又会导致国内的动画人得不到足够的锻炼成长,水平得不到精进,收入自然也无法提升……恶性循环下,导致了日本动画业界的作画人才青黄不接。

除了基层的动画师的日子不好过以外,动画公司本身也面临着生存的问题。这就又要说到“制作委员会制度”了。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EVA》将制作委员会制度发扬光大

 历来日本动画制作的资金都是以制作委员会的方式获得的,也就是制作动画是需要各方出资动画制作委员会,来获得动画制作的资金,之后所得利润按协议分成。这种方式分散了投资方制作动画的风险,但另一方面也减弱了小公司的话语权与获得高收益的可能。 

小动画制作公司往往在制作委员会中所占的出资并不高,甚至可能只会拿固定的制作费,所以纵使作品火爆,最终分到动画制作公司手中的钱可能并不多。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根据帝国Data bank的统计,10年间动画公司的平均收入下降了4成

 随着动画市场规模的扩大,动画制作公司也越来越多。根据帝国Data bank的统计数据,1990年日本只有93家动画公司,而截止到2017年8月,日本动画公司数量已经达到了230家。公司数量的增多稀释了分配到每家动画公司的资源数量,并且为了规避风险,资本也倾向于分散投资金额,减少投资预算。

所以虽然作品数量增多了,但长篇作品已经几乎消失,貌似市场繁荣,但总的集数产量其实并没有太大变化。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从2000年开始,动画制作公司数量暴增

 日本动画在国际上有着很高的反响,既然国内市场不好运转,那为何不寻求国外发行呢?答案便在于国外复杂的环境。盗版横行、各地观众的观赏口味众口难调等等,导致日方无法获得稳定的收益。当然这一点已经随着网络流媒体的出现而得到了解决,日方已经可以通过与各视频网站合作,出售动画的播放权获得收益。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碟片贩卖的收益减少,动画放送的收益提高

 小趴提到的以上几点也许并不全面,但确实是日本动画发展面临的几个重要问题。而随着网络流媒体时代的到来,外国资本开始涉足日本动画市场,这似乎改变了日本动画的自然发展轨道,让江河日下的日本动画重新焕发生机!

 在今年的“AnimeJapan 2018”上,我们看到了Netflix(网飞)与大量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参展。作为外国资本进入日本动画业界的代表,我们不妨先来看看Netflix 与中国互联网企业两方是如何涉足日本动画业界的。

 首先来看看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的参与模式: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AnimeJapan 2018上的中国企业展台

 1.出资参与动画制作委员会 

这可能是参与进日本动画业界最直接的思路:想掌握对一部动画的控制权,那么对其进行投资就行了。出资比例越大,就越能在动画的各个环节中掌握话语权。

哔哩哔哩、腾讯、爱奇艺等国内互联网企业都多多少少以此种方式参与了不少动画作品,比如B站投资了《超能力女儿》、《喜欢拉面的小泉同学》,腾讯投资了《宇宙警探élDLIVE》,爱奇艺投资了《龙心战纪》等等,中国资本参与到制作委员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B站就在近年投资了不少日本动画作品

 投资最直接的利益便是获得了投资动画在自家平台的放送权,此外还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作品内出现国内不适宜出现的内容,减少作品在播出过程中的风险。 

2. 中日合作制作动画

近年来由于日本国内原创IP的不足,导致日本开始向海外寻求IP。而中国国内以阅文集团为代表的很多平台,手握重量级IP又苦于没有成熟的公司将其打造为动画。如此两方一拍即合,很多中日合作的动画作品便出现了。

 其中的开山之作便是腾讯出品的《从前有座灵剑山》,此后还有像《一人之下》,《侍灵演武》、《一课一练》、《银之守墓人》、《凸变英雄》、《重神机潘多拉》等作品。我们能从中看到此类作品的质量在不断进步,但也不得不承认,目前还是鲜有在制作质量和口碑上都广受好评的中日合作动画诞生。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3. 在日成立动画公司 

另外一条途径便是直接在日本成立动画公司,通过直接吸收雇佣日本业界的人才,来打造高水准的动画作品。

其中最具知名度的便是由李豪凌创立的绘梦动画,在国内与日本均成立了公司。长期与腾讯动漫、有妖气动漫、土豆动漫、BILIBILI、光线传媒等知名公司进行深度合作,《撸时代》、《馒头日记》、《王牌御史》、《中国惊奇先生》《狐妖小红娘》、《灵域》、《突变英雄》、《端脑》、《雏蜂》、《那年那兔那些事》、《从前有座灵剑山》等知名动画作品皆出自绘梦动画的打造。绘梦一手承包了国产二维动画的半壁江山。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类似的中国资本的频繁活动,让日本网友们惊呼“日本动画业界要靠中国来拯救了!”,只是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特别出色的作品诞生。

而世界最大的收费视频网站网飞(Netflix)也在近年与日本动画业界展开了多项合作,并为国外资本的投资形式提供了一个新模式。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在2015年,网飞正式宣布了全球化计划,要将业务从美国推广到全世界,日本动画自然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在经历了前期与国内视频网站平台类似的购买独家播放权后,网飞发现日本动画业界面临的问题其实可以归结为两个字——没钱。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在购买播放权的同时,网飞也在认真研究日本动画业界的运作模式

 Netflix大笔一挥,宣布预计将在2018年制作30部新动画。并且由于在Netflix上的原创作品都需要遵循独占和最速原则,所以Netflix在日本直接抛弃了“制作委员会”模式,直接独立出资给动画制作公司。传言Netflix给予动画制作公司的预算远高于通常的行业报价。 

并且由于Netflix只要求能够拥有独播权,版权依然在动画制作公司手中。而且Netflix并不参与衍生品开发、碟片发售等后续部分,也就是说,动画越是大卖,动画制作方越是能够直接获得利益。 

 

网飞在年初发布的日本动画宣传片“好动画,一目了然”,非常接日漫的“地气”

 这种建立在“有钱真好”上的机制,去除了制作委员会中博弈的繁琐,充分激励了日本动画制作团队的积极性。自己则完全不干预动画的制作环节,既绕过了国际团队间的磨合成本,还保证了出品动画的质量。

因此,我们现在每一季都可以看到网飞出品或独播的日本动画作品《小魔女学园》、《恶魔人》、《哥斯拉:怪兽行星》、《A.I.C.O. -Incarnation-》、《B: The Beginning》、《装刀凯》等,几乎都是质量和口碑双丰收的佳作。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当然国内互联网巨头与Netflix 在目的性上是有很大区别的,国内互联网厂商的主要目标并不在日本观众身上,而更在乎出品动画是否能在中国市场中有所建树。既然目标是中国市场,就必然不能将动画制作的主动权交于日本动画公司,那么国际团队的磨合成本将会是不可避免的。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朱晓在日本创立的糖果盒动画,帮助了不少有才华的年轻人进入并熟悉了日本动画业界

 中国资本要意识到,日本顶尖动画人才的收入并不低。国内厂商如果想要真正发挥日本动画人才的力量,只靠薪酬打造的物质环境是不够的,还要有愿意入乡随俗的本土化精神!

除了网飞与互联网公司的资本,其他如沙特阿拉伯等也对日本动画进行了投资。国外资本的大量涌入一方面缓解了日本动画业界的一些难题,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国际化的需求,这也潜移默化的对日本动画的创作内容产生了影响。

 

中东企业Manga Productions与东映动画合作推出,以中东民间故事改编的《キコリと宝物》

 我们最直观的感受是中国观众喜爱的“中国风”作品的大量出现,《从前有座剑灵山》、《侍灵演武》等过去不长见的中国神话历史题材,如今变的司空见惯。而符合欧美观众喜好的硬派科幻作品,如《哥斯拉:怪兽行星》、《A.I.C.O. -Incarnation-》、《B: The Beginning》等也不断涌现出来。

而在国际享有声誉的汤浅政明监督,在近两年接连推出《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恶魔人 Crybaby》等。能够如此高产的制作动画,想必也与其作品能够受到国外观众喜爱有关。日本动画界正不断从成功的外国投资动画案例中,了解各国观众的喜好,获得国际化的视野!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汤浅政明近年高产异常

 随着视野的开拓,日本动画界也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因为要想制作符合国外观众喜好的作品,就必然需要了解当地文化的人才。前段时间刷爆国内网络的《博人传》第65话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药丸多年」后,国外资本帮日本动画找到了新出路!

一个起手式,一段咏春,毋庸置疑可以抓住中国观众的心

 过去我们见到过日本动画中很多“李小龙”式的功夫画面,但“火影忍者+咏春拳”在有国际人才大量参与日本动画之前,是不可能出现的。

在国外资本的冲击下,日本动画可能不会如迪士尼一样,追求打造出全球通行的“合家欢”作品。未来日本动画只要与各地企业与公司合作,因地制宜的打造出符合当地受众喜好的作品便可以了,之后凭借网络视频平台的便利,让各地观众各取所需。

接受并理解世界各地观众的“口味”,不一味追求“合家欢”的制作思路,以新的方式“弯道超车”获得国际市场,这说不定是国际资本给予日本动画业界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模式!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