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想要拯救中国动漫(动画、漫画),先救救你们自己吧。” 只有我们创作者足够优秀,中国ACG产业才有可能崛起,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儿。

“想要拯救中国动漫(动画、漫画)的话,先救救你们自己吧。”

小趴现在还记得老师说过的这句话。

2月1日,微博用户@-佐藤- 发布微博,称国产漫画《灵武帝尊》严重抄袭日本动画《文豪stray dogs》,并附上了相关的对比截图。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从截图上来看,这已经不仅仅是风格上的模仿,甚至以及可以直接定性为描图了。

面对这样严重的抄袭事件,连载该漫画的漫画平台——博易创为动漫,表示抄袭部分会重画删掉,但是该平台同时又说,《灵武帝尊》是付费作品,-佐藤-挂出漫画截图涉嫌侵权,他们将联合10家漫画平台一起走法律程序。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这个极其没有诚意的声明一发出,立马引起了舆论的激烈反应。

终于,在2月2日,博易创为动漫发出了正式的声明,并对《灵武帝尊》进行了下架处理。但对于“威胁举报人要走法律程序”这件事,该公司依然没有做出任何道歉。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小趴在转发该事件时,在微博上这样评论: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不算罕见现象”小趴这句话并不算耸人听闻,不管是微博等网络媒体还没兴起的纸媒时代还是现在线上漫画付费时代,都经常能看到不少“熟悉”的画面,而且这些漫画的抄袭从来不避讳“热门”。

比如大家都听说过的《一拳超人》,让我们来看看有多少国产漫画“借鉴”了这部大热漫画吧。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国产漫画《猎魂达人》与《一拳超人》的分镜对比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国产漫画《塔奇》封面与《一拳超人》的对比

面对这些“一拳抄人”琦玉也很无奈啊。

受害者不仅是日本漫画,去年7月31日,魅族科技旗下笔戈科技官微的条漫广告也被扒出抄袭。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抄袭让原作者许先哲十分愤怒,但更让他下决心死磕抄袭者的是……

实在是抄的太烂了!

小趴节选了一下原作者找到的抄袭对比。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由于烂到原作者都看不下去了,因此许先哲老师“贴心”地免费帮魅族重新画了一遍广告。漫画太长小趴就不转了,有兴趣地读者可以去作者微博搜一搜,画工总之是让小趴跪了,虽然作者表示再也不想做第二次这样的“广告了”。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上述这些漫画抄漫画尚且还能算是这些抄袭者有那么一小点“艺术追求”,知道什么是好的。这次《灵武帝尊》对着动画截图描是真的又让人大开眼界,靠分格叙事、静止的漫画和动起来,影音配合叙事的动画在艺术语言上完全不一样。

《灵武帝尊》光是看扒出来的截图就违和满满,由于是静止画面,漫画需要更加精细,信息量更大的画面,而作者画工甚至比动画还要粗糙。而单幅动画截图所缺少的那种漫画特有张力和构图美感,作者您描完图加上速度线也没用的……可以看出现在抄袭者也是越来越没有节操。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将动画描一下凑凑就能当漫画,假如这样的漫画也能进入“付费”大军的话,可能小学时候用透明纸描《魔卡少女樱》描得全班最好的小趴也能出道当小学生漫画家了。

之前小趴发的关于《国家队》下架的评论文引起了大家热烈的讨论转发,小趴在这里先谢过各位读者老爷。不过后台近200条的评论几乎都是关于某UP主和国家审查,却鲜少有人讨论“国家队”所谓软色情背后的想表达的主题,这让小趴有点失落,毕竟这真的不是一部为卖肉而卖肉的动画。

扯远了扯远了,其实小趴想表达的是,关于制约中国原创ACG产业的要素,我们讨论了太多“审查”等“万恶之源”,是不是应该正视下当下许多抄袭作品,没有基本“职业素养”的创作者赚钱赚名,这对优秀创作者和内容产业来说,也是刻骨铭心的伤害。

毕竟让我们伤心的不是因为贩卖色情被审查而下架,而是优秀作品因为“一刀切”审查而下架。首先,作为创作者我们要足够优秀。

可能又有人说小趴耸人听闻,抄袭者毕竟只是产业中的少数,影响不会那么大。先不说限于篇幅没有发出的抄袭作品,就算是在业界相当优秀的作品和公司,也摆不脱关于“抄袭”的魔咒。

2015年播出的《巴啦啦小魔仙之梦幻旋律》,其中小魔仙的变身场景因为作画精美,被称为国产良心。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得亏乐视能说“堪比Q娃”,因为里面小魔仙的变身,确实有不少来自“光之美少女”(Q娃)。

国内ACG抄袭,到底是罕见还是普遍?

一个小小的对比,在变身动作上的相似不止这一对

这种程度的借用,既轻松也惹不来官司,何乐而不为?就算是大IP,也受不住这样的诱惑。但轻松的同时,消磨的却是创作者的想象力和原创力。为什么同样的定位,同样受着严格的审查(日本也有PTA盯着黄金档儿童作品,审查力度不弱于广电),《巴拉拉小魔仙》始终做不到《光之美少女》老少同赏的趣味和日本动画作画标杆的地位,恐怕不止是因为技术,也与这种过于“轻松”的创作心态有关吧。

《灵武帝尊》这件事最有趣的是,博易创为动漫要以“侵权”为名,跟举报“抄袭者”对质公堂。这多少也体现了行业内版权意识的觉醒(笑),毕竟博易创为敢这么说,他自个儿心里也清楚,不管在网上再怎么“挂”,抄袭日本动画这种跨国版权官司八成是打不起来的。但创作并不是那么简单,法律的裁定是显性的,在此之下,最严重的还是对整个行业环境的恶劣影响,假如赚钱出名成为了这么简单的事,就不会有人再愿意努力了。

“想要拯救中国动漫(动画、漫画),先救救你们自己吧。”

只有我们创作者足够优秀,中国ACG产业才有可能崛起,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儿。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xiaopa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