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这个第90届奥斯卡的大赢家去年曾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大吐苦水:筹备了十年的定格动画还没拍完,很缺钱阿!

随着一年一度奥斯卡金像奖的落幕,总有一些原本默默无闻的小众导演借此出现在公众视野,成为热门讨论对象。

今次从奥斯卡收获众多关注的则是——

吉尔莫·德尔·托罗

(昵称:陀螺)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图为吉尔莫·德尔·托罗(左)再三确认获奖信封信息

他所执导的《水形物语》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他自己也凭此片摘得最佳导演奖,此片还取得了最佳艺术指导奖、最佳原创配乐奖。

但又有谁记得,这个第90届奥斯卡的大赢家去年曾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大吐苦水:筹备了十年的定格动画还没拍完,很缺钱阿!

自掏腰包拍完《水形物语》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其实,《水形物语》这部电影也是陀螺自掏腰包拍完的。

陀螺的电影以场景华丽奇幻闻名,为了节省拍摄费用,他们还与别的剧组共享摄影棚。

《水形物语》试图讲述1963年冷战期间,在政府实验室里担任一名清洁女工的哑女艾尔莎和怪物之间渐渐产生了感情并最终相恋的故事。

陀螺用一个看似惊世骇俗的“人兽恋”故事,表达了一个最简单又最恒久的主题——爱。试图通过一段世人眼里畸形的爱恋,讲述整个时代、整个人类对于被爱和被理解的迫切需求和强烈愿望。

是的,暗黑、浪漫、人性的主题,是这个导演一生的艺术追求。

这一次,他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曾被驱魔「怪咖」的童年

吉尔莫·德尔·托罗,粉丝称为“陀螺”,是一位墨西哥人。1964年10月9日,他出生于墨西哥哈利斯科州首府瓜达拉哈那。

他有着“墨西哥三杰”之称,是墨西哥著名的电影导演、编剧、制片人兼演员。曾号称“假如一个剧本中没有怪物,我是绝对不会拍滴,我的电影里必须有怪物。”言语间丝毫不掩饰对怪物的喜爱。

吉尔莫·德尔·托罗在一个循规蹈矩的天主教家庭出生,从小听着保姆讲述的各类恐怖故事消磨漫长的成长时光,保姆的故事让幼小的他早早地触及到了属于自己的黑暗美学。

因而他从小就表现出了对怪力乱神之事和幽深地狱题材的向往和喜爱。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他曾经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提到童年时就着手把现代化的家变成一幢鬼屋,放满数百只蛇和乌鸦,有时还跟老鼠睡在一块。

四岁那年,年幼的陀螺声称要在棺材里睡觉,这吓坏了他虔诚的父母,他们认为“这是一个被魔鬼眷顾的孩子”,为此在圣诞夜隆重地举办了驱魔仪式。

当然,这并没能阻止陀螺的个性发展。

在陀螺的成长中,他接触了很多边缘文化,比如日本动画漫画作品、圆谷特摄片、以及代表作有《克苏鲁神话》的古典恐怖作家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等等。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他曾专门出书分享自己关于怪兽的私人笔记、手绘图、藏品。

在他十几岁时,他找到了自己对于边缘暗黑事物喜爱的投射点——那就是电影他师从迪克·史密斯学习了电影后勤的化妆和效果,之后开始着手自己拍摄短片。

这一切从1985年开始。

这一年,21岁的吉尔莫·德尔·托罗监制了个人首部电影《朵娜和她的儿子》;

1987年,他执导了短片《Geometría》;

1993年,编导的恐怖电影《魔鬼银爪》获得了墨西哥Ariel奖金奖、最佳处女作奖;陀螺则获得了最佳导演、最佳原创故事、最佳编剧三个奖项;

1997年,拍摄了科幻恐怖片《变种DNA》;

2002年,执导了科幻恐怖动作片《刀锋战士Ⅱ》,影片全球票房达1.55亿美元。借此跻身到商业导演的队伍之中。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2006年,《潘神的迷宫》夺得了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陀螺则获得了最佳原创剧本提名。

如果要仅凭电影截图就能看出是哪个电影人参与的作品,陀螺绝对是个好猜的对象:他的电影拥有着强烈的个人色彩,华丽的梦魇和多样“类人而非人”的怪物角色让他的电影即使在包罗万象的好莱坞也能自成一体。

之后他监制了更符合他个人口味的《人兽杂交》,导演了《地狱男爵》,并试图用《环太平洋》向怪兽与特摄片致敬,这一系列电影更是让他正式进入一线导演之列。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人兽杂交》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地狱男爵》

与动画的不解之缘

然而极少有人知道,这样一位导演与动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作品和事业都与动画有着不解之缘。

熟悉陀螺的人,多少会被其暗黑的风格震颤:这个有着大大的蓝眼睛,总是露出有趣笑容的导演,喜欢与自己影片中的人物对话。

他偏爱的那些仿佛动画片中才会出现的极富想象力和夸张造型的怪物,在他孩子般认真的注视下,也仿佛有了一丝生气。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陀螺与著名的日本动画导演押井守、大友克洋、高畑勲、樋口真嗣等私交甚笃(小岛秀夫还洋洋洒洒写了7000字赞赏《水形物语》),更别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机器人」与「怪兽」迷。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环太平洋》

片中许多场景设定、人物背景,甚至电影中怪兽的正式称呼Kaiju,都可看出他向日本怪兽片致敬的意味。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陀螺向永井豪要签名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偶像面前,陀螺秒变小迷妹

受偶像们艺术风格的影响,动画自然成为了吉尔莫·德尔·托罗心中一个情结。

吉尔莫·德尔·托罗所创造的电影场景,可以看出他独特的、动画般的艺术美学,对色彩和效果极力要求。

例如《潘神的迷宫》中3D效果的怪物潘神,《猩红山峰》中对于恐怖古堡的复刻,都充满了动画般的美感。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而他执导的《环太平洋》中的香港大战,则是教科书般的光怪陆离:借鉴了美国现实主义画家乔治·韦斯利·博格斯的名作《拳击》,用艺术和色彩渲染出影片的中心。各种暖红色系的橙色、紫建筑背景,笼罩着暗色调的机甲与怪兽飞溅的蓝色血液,即使变成动画片大抵也毫不违和。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潘神的迷宫》

也正因为与动画有着渊源,陀螺参与了许多著名动画电影的制作:

为《功夫熊猫2》担任美术设计,为《守护者联盟》、《穿靴子的猫》、《生命之书》担任制片……

《生命之书》这个作品学术趴之前也介绍过,同样是以亡灵界为主题,却早在《寻梦环游记》前,就用另一个故事带给我们惊喜。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被陀螺力捧制作而成的这部动画电影散发着浓郁的墨西哥风情,还充满了陀螺标志性的哥特风格。

这些年,他还自己执导了一部动画电视剧——

巨怪猎人》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巨怪猎人》由Netflix和梦工场联合出品,剧集将为观众呈现一个隐藏于希腊阿卡迪亚地下的巨大神秘世界,制作水平达到电影级别。

果不其然,主角又是孩子和怪物。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巨怪猎人》由陀螺自己的创意构思,影片讲述一群看似普通的小孩,白天和其他孩子一样要应付学业和头疼的考试,晚上则化身为“巨怪猎人”进行冒险的故事。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该作在国内并不算知名,然而豆瓣评分还是达到了8.1,可见导演高质量的制作水准在动画中也没有缩水。

虽然在动画领域的成就也足够令人羡慕了,但还有一个遗憾一直萦绕在陀螺心中:

他想拍摄一部名叫《匹诺曹》的惊悚童话,并为之筹划了十年,一直没有进展因为缺!钱!啊!

《匹诺曹》延续陀螺一贯的暗黑电影风格,他将匹诺曹的冒险设定为一个幻境,而蓝仙子是一个死去女孩子的鬼魂。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匹诺曹》

制作定格动画的艰难相信动画人都能了解,而往往精心制作的定格动画徒留口碑,却不会是市场的宠儿。

现在小金人在手的陀螺,还会不会继续制作这部动画呢?我们不知道。

但能知道的是在一路被拒绝和被主流市场打击之下(和制片公司博弈,被踢出《霍比特人》导演位置),陀螺仍然咬着牙关,试着走自己的路。

陀螺接受墨西哥杂志Gatopardo采访时,也提到:

“我这人的艺术痴迷和我所说的故事,都来自人生中前11年。”

“我想,每个人的本质在早年就已成形,此后我们穷极一生补上崩毁的、打造尚存的童年印象。”

在陀螺自己的美学殿堂里,动画一般五光十色的绚丽诡异场景,配合着勇敢又无知的天真孩童,孩子们独自对抗着孤独、恐惧,用自己的眼睛窥伺着暗黑而浪漫的世界。

正如许多个年头以前,幼年的吉尔莫·德尔·托罗在保姆讲故事的絮絮低语中努力睁大眼睛,在想象的世界里,看向了未来的自己。

这位没钱拍定格动画的导演,成了今年奥斯卡大赢家

再次恭喜这个大男孩!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