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曾经由于粗制滥造的国产儿童动画,主流社会上充斥着“动画太幼稚”的声音。而动画人对于质疑声的反应,也是应激性地迅速与低幼、儿童动画划清了界限——“我们要创作给青少年看的动画作品,摆脱幼稚化”。从此,创作儿童动画反而成了众矢之的,成了生产观念落后的表现。国产儿童动画也就此背上一口沉重的大锅。

 

文 / 龙六

 

 

前段时间,中国动画再传喜讯,由大业漫奇妙动漫公司原创的学龄前儿童动画《洛宝贝》获得了国际艾美奖——儿童奖的提名!这也是继去年奥飞动漫出品的《超级飞侠》之后,第二个获得国际艾美奖提名的中国电视动画作品。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艾美奖(Emmy Awards)是美国电视界的最高奖项,其中国际艾美奖部分是由国际电视艺术与科学学院(IATAS)颁发的。艾美奖之于电视界,与电影界的奥斯卡、音乐界的格莱美享有同样的地位。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相信很多北京的小伙伴对“洛宝贝”都不会陌生,她的形象经常会出现在公交车、地铁的车载电视上。咱们学术趴的马小褂老师就曾经在北京公交车上惊鸿一瞥,这之后便在学术趴展开了疯狂安利。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而且,这个活泼烂漫的小姑娘曾经还是北京市朝阳区的精神文明小天使呢!前几年有一阵子,北京朝阳群众走在大街上经常会看到墙上、公交牌到处都贴着她的“照片”。一旦意识到她的存在,你会忽然发现这个形象在公共区域的曝光度还真是蛮高的。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不过这次获得国际艾美奖的《洛宝贝》动画剧集,是2017年才推出的新版,对之前的洛宝贝形象也进行了大幅度的调整。

《洛宝贝》讲述了7岁的中国女孩洛宝贝,和她的爸爸妈妈、姥姥姥爷一家五口三代人的温馨生活小故事。洛宝贝是个爱幻想、热情还有点大大咧咧的小姑娘,她常常能将与家人朋友互动,在脑内变成奇妙的冒险幻想,故事氛围轻松,却别有情致。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洛宝贝》虽然是我国的原创作品,但开诚布公的说,它的成功从制作构成上来看,还是融合了中英两国的力量。这部作品邀请到了英国著名学龄前编剧戴英翰(Dave Ingham)参与创作。

在制作环节上,《洛宝贝》也与威尔士最大的动画制作公司布猫动画有较为密切的合作。尽管英方介入作品的程度不低,但是我们从呈现出的作品来看,并没有明显的水土不服现象,反而在有些方面显得十分接地气。无论是在台词还是故事情节的设计上,都巧妙融入了本土化元素,这一点十分值得称道——而这些想必都是国内的动画人一力促成的。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连续两年有我国原创的动画作品入围艾美奖,实在是一件值得唏嘘感慨的事情。因为国产儿童、低幼动画的处境,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尴尬:一说起国产儿童动画,一方面是社会上有许多人还抱着“动画一定是给儿童看的”陈旧观念,另一方面,却是动画爱好者和业内创作者也纷纷与儿童动画划清界限,唯恐被人指责为“幼稚”。两边都不讨好的儿童动画,在国内仿佛成为了众矢之的。

儿童动画的这口大黑锅是怎么背上的?国产儿童动画,又应该如何摆脱如此尴尬的境地呢?

 

 子曰:我们小时候就是这么启蒙的

中国文艺一直以来都有着非常浓重的载道传统。文学也好,绘画作品也好,创作者如果不能在其中抒发胸臆,做明德千古文章,便是仿佛辜负了笔墨与圣贤的传承;读者若然不能在其中品味出作者胸中丘壑,人情物理,就好像是枉费了这赏味的光阴,不过是猪八戒吃人参果罢了。

这一传统深刻影响了我国文艺的发展,以至于在动画这种诞生至今将将百余年的艺术形式上,也得到了传承。过去把“教育人培养人”作为第一要务的中国动画总是把“明理”当做创作的一大目标,反应某种情趣的作品相对要少得多。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动画故事的选材也往往愿意在神话、传奇、名著中找素材——狭隘一点说,这样做一来原著家喻户晓“IP”过硬,二来好歹还算是扛起了弘扬传统文化的大旗,就算不卖座还能收获一定文化效益。算是一箭双雕。

 然而姑且先不论这样做的利弊,只是这样的动画创作传统暴露了一个问题——所有“被教育”的观众是没有年龄、性别差异的。换言之,儿童心理、成人心理往往被含混的揉在一起,没有进行有针对性的创作,颇有点“喂你什么吃什么,反正是为你好”的感觉。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这与我国过去的教育传统有很大的关系,早年读书人启蒙的书本,只是以成人叙事为标杆,在语言表达和逻辑层面稍稍降维,还远远没能适应不同年龄层儿童心理发展的需求。

具体一点说,传统的启蒙教育过早的强调了儿童心理的社会化,在逻辑与语言训练层面违背了儿童心理的发展规律。

但是有的家长干脆不加思考,将“历史性”的选择当做真理,这也就是现在有些国学班尽管在课程设置方面匪夷所思,但生源依旧络绎不绝的原因了。

背锅技术哪家强,中国低幼动画扛

 2005年5月,广电总局出台了《关于促进我国动画创作发展的具体措施》,硬性规定各级电视台国产动画播出量不得少于60%,17点到21点必需播出国产动画等等扶持性政策。

在这项措施出台之前,长期占据黄金播放时间的大多是外国动画,此政策一出,为了填补播放时间上的空白,以及也为了换取国家相关的鼓励性奖金,业内爆炸式输出了一波无论是从动画艺术性还是商业性上来评价,都水平堪忧的作品。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在这股毁灭性的大潮中,有一股这样的声音愈发清晰“动画都是给小孩看得玩意儿。”“动画太幼稚了。”

 面对这样的质疑,笔者不禁要像鲁迅先生那样,用腐朽的声音喊出,这个锅低幼动画不背!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低幼的年龄层与幼稚的成人化视角是截然不同的概念。更何况在这个阶段的不少动画作品,连幼稚的成人化视角都做不到,而是单纯的粗制滥造。但不幸低幼动画整体都因此被连累,被迫为粗制滥造的作品背锅。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虽然现在来看,这个逻辑再清晰不过,但当时的动画人对于质疑声的反应不是调整动画创作思路,向受众本位的方向发展,而是应激性地迅速与低幼、儿童动画划清了界限——“再提动画幼稚就跟你急”、“我们要创作给青少年看的动画作品,摆脱幼稚化倾向”、“我们要创作成人动画”。

凡此种种,创作低幼动画、儿童动画反而成了众矢之的,成了生产观念落后的表现。

 在这样的一个大的社会背景下,腹背受敌的儿童动画创作者如何摸索出一条能够获得市场和业内认可的儿童动画创作思路,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敢问路在何方,路还真就不在脚下

 在前一阶段,一部分从事儿童动画创作的动画人开始考虑暂时告别传统文学、神话素材,转而选择更具时代感的儿童文学、儿童绘本。但就实践结果来看,这些作品在业界口碑和市场评价方面并没有收获到十分理想的结果。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这条顺着本土动画发展脉络的道路不太顺畅,一部分动画工作者开始尝试向动画工业成熟的国家取经。早期的取经是在集中在制作技术层面上的,随着国内动画工业的发展,取经的重点也逐渐从技术层面向着工业流程方面转变。

但在儿童动画领域,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一丝投师无门的尴尬。说到底,在儿童动画领域我们需要学习的是什么?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我们拿前文中提到的《洛宝贝》英方编剧戴英翰(Dave Ingham)的代表作《查理和罗拉》(Charlie and Lola)为例。这是一部以二维动画+实物拍摄的形式呈现的电视动画,单集时长大致在10分钟左右,剧作中不设置反面角色,台词设计中包含大量的重复性台词,且语速缓慢。单集台词量大致在300-400词,每分钟单词数30-40词(数据援引李晓彤《英国学龄前电视动画中“儿童本位”的传播理念应用研究》)

 上述数据的意义在于,《查理和罗拉》是一部典型的幼儿动画(年龄层大致在2-4岁),这个年龄段的观众恰好处于自我中心语言巅峰时期(通常在三岁,到七岁基本完全消失),所谓自我中心语言表现为:有倾诉的欲望却没有交流的欲望,换言之,这个阶段的儿童只是想要表达,但并不介意你是否有能够理解甚至反馈给他相关的信息。

他们能够初步理解与运用符号(语言),因此在动画台词设计上,戴英翰用了大量的重复性台词,通过对话不断重复相同意味句子的疑问形态与肯定形态,帮助儿童观众更好地理解和适应规范的系统性语言。

 单集时长10分钟则是由于这个年龄段的儿童生理、心理基础决定了他们集中注意力的连续时长大致就在10分钟左右。而没有在故事中设置反派角色,是因为这种道德意识与正邪观念要大致在五岁以后才会出现。

 相信结合这个案例,读者不难理解,儿童动画某种意义上并非单纯的文艺创作,它更像是一个科学的系统工程

而在理论建设方面,国内涉及到儿童动画的相关研究中,大部分的研究是将儿童动画作为一个儿童心理学研究的媒体文本进行分析参考的。极少部分将儿童动画作为核心研究对象的文献中,从社会性角度进行分析的文章占据了主流。而国内真正能够将儿童心理学与儿童动画创作结合起来研究的论文,也是近几年才慢慢出现的。

 所以说在国内理论研究相对滞后,创作环境不甚乐观的局面下,仍旧坚持探索科学的儿童动画创作道路的动画人真的令笔者敬佩。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我们聊回到《洛宝贝》这部动画,如果你静下心来去观看这部动画作品,会看到很多为了适应这个阶段的儿童心理而进行的特殊设计: 

单集时长10分钟——适应了儿童连续集中注意力时长; 

女童为核心的主人公——填补了国产儿童相关空白,女童终于可以在国产动画中照见身为主角的自己。

台词每分钟百字左右——远低于播音语速,台词密度较为松散。

来自洛宝贝幻想中的粉红熊——经典的学龄前动画角色设计,在英国女性向学龄前动画中非常常见,如《动物街64号(64 zoo lane)》、《凯特与咪咪兔(kate and mim-mim)》等作品中都有体现。前苏联心理学家奥布霍娃在阐释皮亚杰的观点时,提到“儿童也是具有主体性的,一切动作只是丰富主体,而不是构建主体。”这个角色的设计其实正是主人公们丰富主体的一种表现,也符合这个阶段儿童的心理幻想。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通俗一点说,这个年龄层的女童幻想出的,能够与之对话的角色无需一直存在,它更多的以闪现的形式出现,所谓对话也只是单方面的倾诉。在《洛宝贝》这个故事中,粉红熊就是洛宝贝用以丰富主体而幻想出的一个角色,由洛宝贝的幻想而生,在不需要的时候瞬间消失

背了这么多年锅,是时候为儿童动画正名了

回到之前的问题,国产儿童动画到底如何摆脱尴尬的境地?在儿童动画领域,我们到底需要向国外成熟案例学习的是什么?

其实最重要的,也是我们最应该学习的,应当是创作意识的转变

国产儿童动画的创作者应该认识到:儿童动画的创作需要对儿童心理发展规律有一定认识,特别是在导演、编剧和前期美术设定环节的工作人员,更加需要有相关的专业知识。

回顾国产儿童动画创作历史中出现的创作误区,小趴相信,只要能够转变思维,以儿童为本位进行创作,将会逐渐剥离市场偏见。与此同时伴随着动画产业的系统升级,各个类型的动画创作者之间如果能够获得相互的理解与尊重,那么国产低幼、儿童动画的创作势必将能够有一个新的突破。

 前路虽远,行将必至。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