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在校园欺凌这件事里就是有这样三个身份,施暴者,受害者,旁观者,你可能是三个身份中的一个,也可能是三个都是。”

文/远月

今天小趴向大家介绍的是「AniOne线上展」的推荐作品NO.19——来自西安美术学院颜卓亮、付愈航、纪钦达、杨晓初创作的毕业作品《刀哥》。

这部短短的五分钟毕设,直指青春校园最残酷的话题——校园欺凌。一个懦弱少言的男孩如何在班级漩涡里生存,又如何从被害者成为加害者。作为一个仅有六分半的学生作品,《刀哥》有一份来自现实与人性的重量。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赶紧来看看成片吧:

 

— 创作者 —

颜卓亮

(剧本、分镜、部分勾线上色动测)

Email:1065085160@qq.com

付愈航

(场景、部分上色、后期)

Email:1146312682@qq.com

纪钦达

(动测、音效)

Email:1770180964@qq.com

杨晓初

(勾线、上色)

Email:2339303209@qq.com

— 人物设定 —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部分分镜—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 作者专访 —

学术趴:请问颜卓亮同学是从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关注校园欺凌这个题材的呢?

颜卓亮:因为自己读书的时候也有经历吧。小学的时候就是转校生,又在小县城里读书,所以校园欺凌现象比较严重。自己看过经历过很多次,听同学也说过他们自己的,也被欺负过,也欺负过别人。然后和老师聊毕设题材的时候,聊到过自己以前的事,老师觉得有点意思,就画这个了。一定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话,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因为学校里毕竟也是小社会嘛,其实身边一直有各种形式的这样的事情发生,让我关注它。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学术趴:从经历者到成为了创作者,你有没有产生一些和过去不一样的想法呢。

颜卓亮:有的,从一个局内人跳脱出来做一个上帝视角,看的问题更多,也更客观了。因为这个故事是根据我以前的故事改的,在当时的话,我可能会更感性的处事。而现在,我会很更多的去思考当时为什么要去这么做。

另外,我们老师当时也说过“ 感动到自己的点不一定能感动到观众。”你可能在脑海中想像一个情节,把自己感动的要死,但观众却是一头雾水。所以因为是亲生经历,就更要注意讲故事的方式,能让观众感受到你感受到的。一件故事的开始结果,气氛、镜头语言这些都很重要,要将带观众进入你的节奏。还有一点我深有感触,动画镜头和电影镜头是不一样的,一个电影很容易拍出来的镜头放动画里能把自己画死。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学术趴:上文提到作品和自己的经历有关 那角色是否就是创作者自我的投影呢?小男孩从欺凌者变成被欺凌者 这转变又有什么样的考虑在里面?

颜卓亮:我自己的位置确实是那个画画的小男孩。我设计的是开始他是被欺凌者到欺凌者,中间有旁观者的转换。我觉得在校园欺凌这件事里就是有这样三个身份,施暴者,受害者,旁观者,你可能是三个身份中的一个,也可能三个都是,因为校园欺凌太多也太广泛了。

这个就得提到群众这个词,因为校园欺凌,一般都是一群人欺负一个,一个人欺负另一个,算不上校园欺凌吧?开始主角,是一个人,所以被欺凌,后来有了一堆人,才变成了施暴者。群众是有排异性的,而旁观者在其中就起到了帮凶的作用。所以很多校园欺凌的旁观者,后来变成了施暴者或者受害者。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前期人设

学术趴:本片的人设“棱角分明”非常有特色,为什么选择这样的人设,人设中有哪些细节是精心设计过,来表现人物特征的呢?

颜卓亮:其实关于人设,我们画了好多种风格的,都发给老师看了,老师都不给过。其实我本来风格是偏那种日漫风美型类的。

然后,我们参考了很多校园欺凌类的作品。像最近的《假如我是英雄》等。之后画了一组风格各异的“刀哥”,结果最后老师选了那个“凑数”的。于是就照着这个做下去了。

其实这个人设也多少有参考《恶童》。开始我一直很嫌弃人设,但是做到最后,看的还挺顺眼的。如果开始按我的走,第一太难画,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太大众,不突出。学生作品和和别人商业的比又没有别人有水准,不如独树一帜。现在看很多毕设,很日式,但做的不如商业作品瞬间拉低档次,那种很个性的我倒是觉得超级棒。可是,自己没什么个性噢,画不出来,真是难过。总之,还是很感谢老师的选择。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学术趴:片中以小男孩的创作为引插入了许多漫画,当初为什么想到用漫画的形式来表现呢?

颜卓亮:因为想做多线叙事吧。漫画就负责表现主角的内心,也能丰富故事结构和表现形式。(动起来还拉时长!!拉的贼多

学术趴:除了上文提到的人设之外,毕设创作过程中还遇到了什么苦难……啊打错了,是困难。

颜卓亮:苦难,画不完是最“苦难“”的。这里要感谢我的组员,猛砍镜头,砍到我们能画完的程度。毕设我们可都还没有熬过夜噢,骄傲!分工还是比较合理的,组员之间有矛盾,多调和调和,不行的话,作为导演的我自己加班。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学术趴:很好奇你们怎么调和矛盾的,这也是几乎所有做毕设的组都可能面临的大问题。

颜卓亮:首先,最开始选人就要注意!!太跳了的人就不要了。因为大学四年合作过好几次,能合作的还是不能合作的还是看清了。

另外,做动画是分工合作,必要的进度要是要注意的。前面有人慢了,后面就更慢了,在适当力度下要催工。实在不行我就先把手头任务做完,然后帮没做完的同学继续做。作为导演,还是要多干点活的。

我的同桌很给力,非常感谢他!后期场景啥的都是他做的。不过我们后面还是出了点问题,矛盾。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多说废话了,就重做吧 。毕竟还肩负着其他组员的毕业任务啊,大家都体谅点。

皮一下,我们每次看进度的时候,都还能手里留一堆进度,怕太快了嘿嘿。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学术趴:没有“拖延症”真是很厉害!那么创作完之后到现在有没有一些新的想法,如果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的你你会想在毕设中增加或者修改什么吗。

颜卓亮:有,我想把故事重新讲一遍。虽然大体还是对的,但为了做完,其实故事很多地方都不是原来的感觉了。

比如,本来片里那段停电的戏,开始一群人是在玩用校服蒙头的游戏的。同学们一个个蒙过去,有的蒙完,可能笑嘻嘻的,过来一起和大家蒙别人,有的就会很生气。随着蒙人的队伍越来越大,渐渐大家就上头了,有种被洗脑的感觉,想搞点大事情,就去蒙刀哥了。

还有停电的时候,我也想营造一种,释放人性的感觉。失去了管束。学生们没了光,没法上课,就开始鬼哭狼嚎,开始搞小动作。在黑暗的掩护下开始一场狂欢,就像是假面舞会一样。

停电最开始有一个慢动作。月光照进来的那一段,我开始是想做个那种光下的灰尘的,就像是光粒那样,很好看。然后点点点点在空气中飘,最后转起来,整个画面都扭曲,变成漩涡,消失在黑暗里。我想通过这个镜头表达,校园欺凌这种事情,像个漩涡,每个人都会被卷进来,没有人能置身事外。学校、社会就像河流,旋涡多着呢。但是这个概念引进来就过于复杂了,得贯穿全片,因为各种原因所以不得不放弃了。我们前期太赶了,这一点很遗憾。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学术趴:还有什么想和学弟学妹和对你们毕设提供过帮助的的老师朋友们说的话吗。

颜卓亮:对学弟学妹的话,首先我想说故事重要,讲故事也很重要,除非你玩意识流。但可能也是我太肤浅,我看过很多意识流的,搞了半天自己都不懂,观众就更不懂了。当然很多做的很有形式感的也很nice。

因为故事重要,所以前期不能省,先把剧本和分镜打磨个一年,后面就稳了,我们前期赶工导致了很多遗憾。

还有就是量力而行,做不完很难受的,是一辈子的遗憾。把握好进度,不然做到后面,草草结尾,观众看了一脸懵,你自己也不好受。

另外就是多考虑体谅吧,加油吧!玩肯定是会玩的,做久了放松下,但是毕设还是得做完嘛。

从被欺凌到加害者,这部毕设是最残酷的青春进化论

最后感谢杨博老师,为工作室做的努力,这么多年对工作室作品的态度都是很严谨的,工作室有今天的成就,杨博老师功不可没;感谢动画教研室,感谢毛波老师,邓强老师,贺希老师的指导与帮助,让我们这个《刀哥》毕设作品的完成。感谢在工作室的同学!!!!!很喜欢你们!!!苟富贵勿相忘2333

学术趴:那么,最后的最后,颜卓亮同学对于将来有什么想法计划或者期望吗。

颜卓亮:我想画漫画或者继续搞动画。不过因为我是个很没有主见的人,所以现在暂时随波逐流,先赚钱啦。但是还是想在空余时间,把自己的梦想捡起来?或者说是拿出来,拍拍灰,摸点鱼,让它更亮一点,向着它走。

学术趴:我们也衷心地希望能够在将来看到你更棒的作品。

 

- END | 动画学术趴 -

本文源自动画学术趴,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合作报道请加微信号:xsp_ss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加小趴好友

微信号:xsp_xiaopa3


【微信群】添加小趴,回复关键词“加群”,学术趴万人微信社群大家庭等你来哦~

【QQ群】动画学术趴二群:521407605


 

QR code